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ptt-一千五百五十 郭鵬還是那個大忽悠讀書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东汉末年枭雄志
曹操的病到底还是没什么好转,说话口齿不清,很难组织话语,半边身子动弹不得,另一半边也挺困难的。
他只能躺在床上,或者坐在大医馆专门为曹操特制的轮椅上,让人推着他,才能行动。
虽然如此,但是看到郭鹏和曹兰的时候,曹操还是会很努力的动动眼睛,说几个字,然后红了眼圈,眼泪水一滴一滴往下掉。
曹兰只能和曹操一起哭。
郭鹏站在一旁,看了看从外地调职回来的曹丕和曹植。
曹丕和曹植虽然是曹操的庶子,但是曹操对于儿子们还是比较关注的。
他对待儿子们没有太多的嫡庶之间的看法,主要看儿子们是否和他的胃口,是否足够聪明勤奋。
和郭鹏比起来,曹操无疑是个更加称职的父亲了。
很显然,他也把更多的精力倾注在不同儿子的身上,所以除了曹昂之外,曹丕曹彰曹植曹冲之等四个儿子都是比较优秀的。
身子骨较弱的曹熊前些年病逝了,还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也病逝了,这对于曹操来说是不小的打击。
幸好他最关注最钟爱的几个儿子都还在,这让他感到慰藉,不至于太伤心。
如今,他成年的儿子们都结婚了,该生孩子的也生了孩子,他含饴弄孙,倒也有别样的快乐。
他本想完成这一次货币改革的任务之后就彻底退休,正式过上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退休生活,谁知道临门一脚,他却倒下了。
这让儿子们非常上心非常担忧,日日侍奉在曹操身边,生怕曹操再有什么三长两短。
看着曹操差不多平静下来了,郭鹏便把曹昂喊到了另一边。
“你把这件事情告诉冲之了吗?”
“已经送信去了,具体还没有等到冲之的回复,臣希望冲之能早些回来。”
郭鹏点了点头。
“能尽快回来就尽快回来吧,眼下这个情况,我听大医馆的人说,还是有风险的,万一再犯,就真的药石无救,子脩,你最年长,是长兄,这个家你要撑起来才行。”
“臣明白,臣会管好这个家。”
“那就好。”
郭鹏笑了笑,拍了拍曹昂的肩膀:“对了,子脩,我听说你的嫡次女还未嫁人,但也到了嫁人的年纪了,你可以择一好人家与之结亲,尽快成婚,给你父亲冲冲喜,说不定病就好了呢?”
曹昂一听这话,就愣住了。
郭鹏并不在意愣住的曹昂,他看望了曹操之后,便和曹兰一起离开了。
回宫的路上,郭鹏握住了曹兰的手,安慰着情绪低落的曹兰。
“放心吧,阿兰,大医馆的医师会竭尽全力为大兄医治的,你要相信他们。”
“我不是不信他们,我是不信这时运。”
曹兰摇了摇头,面色凄怆道:“先前是郭公离世,再然后蔡公离世,咱们身边的老者一个接一个的离世,我在想,是不是时候到了,他们都要走了……”
郭鹏叹了口气。
“生老病死,乃自然之理,自古以来,哪里有不死之人呢?阿兰,你不要想太多了,包括咱们在内,终究也是要走的。”
“那也有个先后,先走的人一了百了,后面的人该如何心痛?”
曹兰盯着郭鹏:“还是说你觉得你可以走在我前头,留我一人孤苦伶仃?”
郭鹏愣了一下,然后无奈的笑了。
“那你是要与我争一争谁先走,谁后走?”
“我不与你争,争这种事情作甚?不是纯粹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曹兰撇过脸去,叹了口气,又说道:“只是觉得这些年,走的人越来越多了。”
“毕竟咱们也不年轻了,什么时候走也是正常的。”
郭鹏的脑海里闪过了很多令人怀念的片段,但是那终究是一些回不去的思念。
回到现实里,郭鹏看了看曹兰,缓缓开口。
“我已经和阿瑾商量好了承志的太子妃人选了。”
曹兰转过头,一双眼睛盯着郭鹏。
“谁?”
“农部尚书诸葛瑾的女儿。”
“…………”
曹兰愣了一下:“农部尚书诸葛瑾的女儿?”
她似乎有点疑惑。
“之前咱们不是谈论过,你也觉得子脩的女儿很适合吗?还是蔡公的外孙女,亲上加亲,不好吗?”
“亲上加亲当然好,但是那是对民间而言的,皇家,可不能总是亲上加亲。”
郭鹏握着曹兰的手:“我和子脩说了,打算让他也尽快给女儿找个夫家,和承志一样,办个两场婚礼,给大兄冲喜。”
冲喜当然是可以的,曹兰也希望曹操尽快康复,可是郭承志的婚事,这……
“你不喜欢子脩的女儿吗?”
曹兰盯着郭鹏。
“倒也不是不喜欢,只是我觉得诸葛瑾的女儿更合适一些。”
“更合适?哪里更合适?”
郭鹏叹了口气。
“承志是阿瑾的儿子,阿瑾是你的儿子,你又是大兄的亲妹妹,子脩是大兄的长子,你弄清楚了吗?承志和子脩之女是有血脉关系的。”
“那不更好吗?亲上加亲有何不可?”
“关系未出三代,那血脉联系就比较接近,血脉越近,越不好结合,否则会产生很多不可预料的风险。”
“啊?”
曹兰眨了眨眼睛,一脸疑惑。
她本以为郭鹏是因为不想让曹氏继续和郭氏联姻所以才有这样的决断,结果郭鹏居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
“这是什么说法?我怎么从未听过?”
“你没注意到吗?我何曾允许过咱们的孩子跟与他们有血脉关系的人成婚?”
郭鹏掰起手指头开始数:“除了我和你,我们绝无血脉关系,阿瑾和阿琬,他们也绝无血脉关系,阿珺的妻子,阿琼的妻子,还有其他孩子们的妻子、丈夫,哪一个和咱们有血脉关系了?”
曹兰想了想,觉得还真就是这样,郭氏的孩子,的确没有和与他们有血脉关系的人成婚过,连纳妾的都没有。
“会有问题吗?”
“大医馆的人与我谈过这方面的事情,他们说,遍阅古籍,便能感觉到总是和血脉亲族联姻结婚的家族,他们的后代寿命会越来越短,子嗣原来越艰难,最后容易绝嗣。”
郭鹏毫无顾虑的说着刚编出来的话。
“有这样的事情?”
曹兰很是疑惑:“你怎么从没和我说过?”
“你不是一直都觉得亲上加亲是最好的吗?大医馆的人也不敢确定,因为人们总是觉得不能让外人玷污什么高贵血脉,所以必须要近亲结合是最好的,可这恰恰是最危险的。
没有亲眷关系的人结婚才是最安全的,否则,你说古人为何讲究同姓不婚?为何不允许亲生的兄弟姐妹结亲?你倒是说说理由何在啊?是什么原因?”
“这……”
曹兰还就真的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了。
很早以前古人就有规矩,不允许亲生兄弟姐妹结亲,也定下同姓不婚的约定,可这究竟是为什么,她也不清楚。
“有悖伦理纲常?”
她试探着询问。
“伦理纲常是汉武帝时才有的,而这些规矩早在宗周时就有了,你说说为什么呀?”
郭鹏乘胜追击。
“这……难道真有问题吗?”
“如果没有问题,古人为什么要做此规定呢?为何不允许家内通婚,乃至于族内通婚,一定要异姓通婚?肯定是很早以前的古人也是觉得亲上加亲最好,结果闹出了很大的乱子,死了很多人,后果十分惨烈,才有如此规定。”
郭鹏叹气道:“你以为我不懂得亲上加亲的道理?可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没注意到吗?咱们孩子的孩子,至今为止,有哪个夭折?”
曹兰细细想想,还真是这样。
人家家孩子怎么说都有那么些夭折的,可郭氏的孩子……
“真是这样?不对啊,规矩不是同姓但不同族者可婚吗?承志姓郭,子脩的女儿姓曹,有问题吗?”
曹兰立刻想到了关键点。
郭鹏一脸你太年轻的表情。
“左传云,男女同姓,其生不蕃,阿兰你想啊,上古时男女同姓,就是同族,血脉相通,彼此联姻,就出了大事,然后被禁止,但是这是因为同姓的缘故吗?非也,是因为血脉相通啊。
同姓者,血脉相通,这才是不婚的原因,而不是什么同姓不同族,姓氏只是一个借口,实际上,是因为血脉相通,血缘太近,所以才有同姓不婚之说,实质上,就是血脉相通者不当成婚!”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線上看-一千五百五十 郭鵬還是那個大忽悠分享
“这……好像真的有点道理。”
曹兰越想越觉得郭鹏说的有道理,越想越觉得这是对的。
要是没有问题,大家都亲上加亲了,怎么会有同姓不婚这样的规矩呢?
于是她陷入了强烈的动摇之中。
郭鹏当然不是骗她,这道理是真的,也有科学依据。
只是身份不同,对曹兰,郭鹏不想来硬的,所以选择讲道理。
再者说了,这样的规矩的确是前人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
先秦时期中国人姓氏分别,同姓者常为同族,血脉相近,而西周以前,婚姻常为族内婚,即所谓亲上加亲。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起點-一千五百五十 郭鵬還是那個大忽悠熱推
结果到了商末西周时期,同姓男女彼此通婚酿成后代畸形或无法生育的问题已经无法忽视,人们终于意识到这样做的危害。
付出惨痛的代价之后,古人才终于经由大量的经验事实而形成了同姓不婚的共识,中国于是从西周初期开始盛行族外婚。
秦汉以来姓氏合流,不再有姓和氏的区别,这一规定也从同姓不婚改为同姓不同族可婚。
直到唐朝以后讲究复古,又开始讲究严格的同姓不婚,明清以后这一规矩逐渐消亡。
但是这一规矩的根源并非是姓氏,而是血脉太近导致的后代基因病问题,在姓氏合流的当下,早已没有了西周时的严谨。
所以血亲关系三代以内者不当成婚才是最适当的。
曹兰只知道同姓不婚,不知道血脉关联,郭鹏则巧妙利用自己和曹兰之间的信息差使劲儿的忽悠她。
结果还真给他忽悠成功了。
曹兰当然知道郭承志和曹昂的女儿有血缘关系,郭承志是她的孙子,曹昂的女儿是曹操的孙女,而她和曹操是亲兄妹。
但是她不曾想过这样的关系结了婚会造成后代的病变。
想想古人的规矩,加上郭鹏的使劲儿忽悠,曹兰的立场逐渐软化。
“这样说起来,郭氏和曹氏的后代,因为我的缘故,都不能成婚了?”
曹兰指了指自己。
“阿兰,不是因为你的缘故,而是因为血脉的缘故,所以血脉亲缘未出三代者,最好还是不要成婚,以免遗祸后人啊。”
郭鹏语重心长的样子让曹兰越来越相信他说的话,思来想去,还是觉得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所以有些失落。
郭瑾那边可没有时间顾忌到母亲的失落,火速开始推进郭承志结婚的事情。
他找到了诸葛瑾。
“臣女?”
诸葛瑾听闻郭瑾问起他女儿的事情,顿时一愣:“臣女的确还没有嫁娶之事,不过家中也有一些商议,正准备议论议论。”
郭瑾点了点头。
“那正好,太子承志即将加冠成年,我遍寻朝里朝外贤人之女,感觉唯有诸葛尚书的女儿最适合为太子之妻室。”
诸葛瑾愣在当场。
目瞪口呆的看着郭瑾,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郭瑾笑了。
“诸葛尚书?”
“啊?哦!陛下所说的……臣……臣……”
“别急别急,诸葛尚书,我在和你谈论子女的婚事,你家女儿尚未婚配,我的儿子也没有结婚,不如结成儿女亲家,你觉得如何?”
听到皇帝真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诸葛瑾的心脏开始了加速跳动。
“陛下,这……这……”
“我知道,这有点突然,但是选择你家,我也不是没有深思熟虑过,事实上,这个选择,是我和太上皇一起做出的决定,太上皇也认可这个决定,所以你不用担心。”
郭瑾安慰了诸葛瑾一句,诸葛瑾更加激动了。
“陛下,臣……臣何德何能?”
“诸葛尚书也是太上皇的老臣了,为我魏办事十数年,勤勤恳恳,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之处,朝堂上下都没有人说诸葛尚书是不称职的,这一点我认为尤其难得。”
郭瑾走到了诸葛瑾面前,握住了诸葛瑾的手:“贤臣之女,必然温柔贤淑,知书达礼,正是我儿良配,如果诸葛尚书没有不愿意,这件事情,咱们姑且就定下来,如何?”
诸葛瑾还能怎么说呢?
原来天下真的不会掉馅饼。
只会掉肥肉!
还是一块肥的流油的超级大肥肉!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東漢末年梟雄志討論-一千五百五十 郭鵬還是那個大忽悠讀書
居然就掉在了自己的嘴巴里!
诸葛瑾离开宫中的时候还晕晕乎乎的,回到农部官署里,属下跟他打招呼他都没有反应,像幽魂一样飘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弄得属下们十分奇怪。
怎么往日里随和的诸葛部堂忽然间不理人了?
而且还一脸迷茫的模样?
这是自然的,论谁忽然意识到自己要成为皇亲国戚了,都是这样的情况。
所以诸葛瑾整个白天办公的时候都心不在焉的,到了下班的时候,更是十分罕见地准时下班回家,弄得整个农部议论纷纷,都在怀疑诸葛瑾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才如此急切。
难道说……
农部又要遭殃了?
不会啊,没有听说这样的消息啊。
农部的大部分官员都是原来民政部分割出来的,现在似乎有点创伤后遗症了……
诸葛瑾下班之后快速的回到家里,然后托人送消息给诸葛亮还有诸葛均,打算和自己的两位兄弟一起商量一下……
不,是炫耀一下这件事情。
赶快炫耀!
因为农部细分工作之后要做的事情特别多,丈量全国土地还有应对土地盐碱化等工作都需要时刻进行,所以诸葛瑾平常下班都很晚。
他往往回到家里的时候往往都是星夜,而经常天刚蒙蒙亮就出门了,很少有休息在家的时候。
下班回家早也是不怎么寻常的事情,所以诸葛夫人一看诸葛瑾回来那么早,顿时有些惊讶。
“你怎么回来那么早?”
诸葛瑾盯着诸葛夫人看了好一会儿,叫诸葛夫人有些奇怪,伸手摸摸脸,没觉得有什么不同的。
“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但是你知道我今天遇到了什么事情吗?”
诸葛瑾强忍激动。
“事情?又出事了?”
想起之前那段时间的惊魂时刻,诸葛夫人顿时被吓了一跳。
“好事!好事!”
诸葛瑾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欢喜:“陛下今日召见我,说,皇太子即将加冠成年,陛下选中了咱们的女儿为太子妃!”
诸葛夫人眨巴眨巴眼睛,嘴巴微张,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
“太子妃?”
“太子妃!”
“咱们的女儿?”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東漢末年梟雄志-一千五百五十 郭鵬還是那個大忽悠
“咱们的女儿!”
“真的?”
“真的!”
诸葛夫人不认为素来严于律己的诸葛瑾会在这种大事上和她开玩笑,于是她便清楚这件事情是真的。
他诸葛家要成皇亲国戚了!
夫妇两在内屋激动之时,忙于盐政的诸葛亮和正在刑部供职的诸葛均纷纷接到了诸葛瑾的消息,让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去他家里,有大事要和他们商议。
大事?
诸葛瑾的大事?
诸葛亮和诸葛均十分疑惑,惊疑不定,于是只好放下手上的活计,请副手帮忙处理,然后赶着上了马车前往诸葛瑾的府邸。
两兄弟前后脚抵达了诸葛瑾的府邸,在府门外碰头。
“仲兄,到底是什么事情?大兄为什么那么急切的喊我们过来?”
诸葛均一脸奇怪。
诸葛亮也很疑惑。
“我也不知道,正在办公,就有人来送消息,让我赶快过来,你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不知道。”
“那先进去看看吧。”
“嗯。”
兄弟两一起进入诸葛瑾的府邸,管家立刻前往通报,诸葛瑾便从内房出来,把两个弟弟喊到了书房里,屏退左右,只和两个弟弟说话。
“什么?太子妃?!”
诸葛均不够沉稳,听诸葛瑾说皇帝要让他的女儿做太子妃,大为惊讶。
素来沉稳的诸葛亮也吓得不轻。
“真的?”
“当然是真的!”
超棒的玄幻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線上看-一千五百五十 郭鵬還是那個大忽悠看書
诸葛瑾指着自己对着诸葛亮说道:“你兄长是会说妄语的人吗?陛下白日里召见我,与我相谈此事,我也非常惊讶,但是陛下宽慰我,说这件事情暂且就这样定下来,还说太上皇也认同了!”
郭鹏也认同了?
诸葛亮和诸葛均互相看了一眼,顿时感觉这件事情的确是真的。
皇帝没必要骗人,更不可能搬出太上皇的名号来骗人。
他们三人都是在郭鹏统治时期入仕担任官职的,这件事情上皇帝咨询郭鹏是完全有可能的,甚至于这件事情本身就是郭鹏的主意。
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诸葛氏的女儿居然可以成为太子妃,让诸葛家瞬间成为皇亲国戚,若未来皇太子顺利登基为帝……
诸葛家就是外戚了。
三兄弟互相看了看,久久无言,但是彼此之间的激动溢于言表,难以自抑。
稍晚些时候,诸葛亮和诸葛均告辞离开,两人同坐一辆车返回官署,去处理还没有处理完的事情。
车上,诸葛均对诸葛亮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仲兄,就算是现在,我依然感觉这件事情非常难以让我相信是真的,此事若是真的,我诸葛家不就要变成皇亲国戚了?”
诸葛亮深吸一口气,缓缓摇动了手上的羽扇。
“的确如此,此事若成真,诸葛氏便是皇亲国戚,待未来太子登基为帝,诸葛氏便是外戚。”
“外戚……”
诸葛均仿佛想到了什么:“外戚,不久等同于过去的曹氏、如今的蔡氏吗?”
诸葛亮点了点头。
“是啊,过去的曹氏,如今的蔡氏,都是外戚,重要的外戚,只是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太上皇会选中诸葛氏。”
“这……”
诸葛亮这一问,诸葛均也觉得有些奇怪。
但是诸葛均觉得这不重要,这件事情一旦成真,诸葛氏将会攀上怎样的高峰,这才是最重要的。
怀着如此的想法,诸葛均和诸葛亮分头回到了官署,继续着未完成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