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 起點-三百三十七看書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姜航?一个宠妻狂魔,一个不贪财不好色的工程项目总监。至今为止,他是萧邦眼里最干净的男人。用许飞的话说,就是“除了他老婆和他老娘,他没正眼瞅过任何一个女人!”
“切!哥们儿不信,一定是咱们还有什么没做到位的,再合计合计,合计合计啊!”饭桌上,萧邦绞尽脑汁。不知什么时候起,他有了抽烟的习惯。本就不大,也不通透的的客厅,烟雾缭绕。
“咳咳咳!”小宝在卧室用力咳嗽。“呛死了吧!爸爸!这是什么?”
“烟,你要不要来一根?”萧邦将一根烟递到小宝面前。
“不要不要!危险!有火!”小宝往后退,他最害怕火。
“小宝,你几岁了?”许飞笑着问。
“我四周岁,虚五岁。你几岁了?”
“我三十多周岁,虚三十多岁!”许飞哈哈大笑。
“哇,你的数字真大!你赢了!”
“什么?”
“他最近喜欢比较数字之间的大小,你刚不是说三十多嘛?他说四岁,他的意思是你的数字比他的大,所以你赢了!”我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解释道。
“就是这个道理,叔叔,你记住了吗?”
“哦,我知道了,哈哈!”
“哈哈!”萧邦也大笑。
时间真是个好东西,它能让人忘记过往的而一切欢喜与不悦。只要时间足够长,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放不下的。就算曾经再大的深仇大恨,也会被时间消磨得没有一点儿踪迹。一晃,几年过去。我以为我在心里会永远祭奠王菲儿和她的儿子,还有苟艺慧。但是,没有。我想,一定是我与她们的感情还不是那么的深厚,不然我怎么会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原谅了许飞,原谅了欧阳呢?
“两个月后,欧阳就出来了,到时候,咱们安排一桌,给他接风洗尘!”
“去哪儿?这次我订位子。”许飞说。
“要不就在咱家吧,到时候我做些家常菜,都是你们之前爱吃的,你们好好喝一下。”我边给小宝夹菜,边说。许飞盯着我,很是惊讶。“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又没长花。”
萧邦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许飞,“吃菜,许飞。”他笑了。这一次,我在心里,与许飞、欧阳,冰释前嫌。
“哎呀,我这半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找个哥你这么通情达理的媳妇儿!谢谢你。”萧邦走进厨房,帮我一起洗碗。“你真的不再恨他们了?”
“有用吗?恨他们的同时,我不也没放过我自己吗?再说了,我要一直不理他们,你夹在中间,不也很难做吗?”
“你真这么想?”萧邦有些不信我说的话。
“我自己想通了,与其怨恨一辈子,不如放下怨恨,好好过以后的每一天。她们,”我顿了顿,“她们当年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其实不是恨许飞和欧阳,我只是自己心里过不去,过不去那道坎儿,你知道吗?”我关上水龙头,看着窗外,“我们女人,其实很难的。真的,你能懂吗?”
“我知道。”
“无论当年实在职场上,还是现在在家里,我们都很难。如果自己的老公不正混,那我们真的是度日如年。不说别的,你自己想想,那些年,许飞和朱珠厮混,欧阳和那么多女人鬼混,王菲儿和苟艺慧心里,真的就一点不在乎吗?还有你。”我看着萧邦,“如果我当时再往死胡同里多想一点,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就不是我了,我早就挂在墙上了!”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你看我,这些年表现不是一直令你很满意吗?对吧?我一直再弥补当年的过错,”萧邦看着我说。
“爸爸妈妈,你们是在吵架吗?”小宝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厨房门外。
“没有,爸爸妈妈在讨论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人生的大问题?”
“什么是人生?”
“人生啊,就是,哎呀呀,这个,我解释不了啊,走,爸爸带你查字典去!”萧邦抱起小宝,往卧室走去。
我转身,抹了一下眼角的泪。
风吹不走往事,也带不走回忆。
“这是新衣服,从头到脚,全新!走,先去理个发,从头做人!”萧邦和许飞早早的等候在监狱大门口。欧阳出来,抬头望了一眼蔚蓝的天空,他闭着眼,深呼吸。萧邦和许飞走上前,三人相视,低头相拥。
“温贝她?”车上,欧阳问起我。
“她在家做饭,为你接风洗尘。”
“我没脸见她。”
“嗨!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她上次已经说了,原谅你,你们。”萧邦看了看许飞和欧阳。
“剃光头,”欧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谢谢。”他对理发师说。
“欧阳叔叔,你怎么剃光头了啊?老师说,头发可以保护头皮,不能把头发剃光的!”一进门,欧阳见了小宝,抱起他。他一定是想念自己的孩子了吧。
“欧阳叔叔要从头再来,重新做人。”
“哥哥呢?”
“哥哥过几天来找你玩,好不好?”
“欢迎回来,”我系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张开双臂,欧阳愣了一下,他也张开双臂。
“这是你媳妇先勾搭我的啊,我可没占她便宜,”欧阳笑着对萧邦说。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愛下-三百三十七熱推
“哈哈!”
“你们先吃吧,还有一个汤。”我说。
“等你一起来。”萧邦看着我说。
“干杯!从今以后,只做人该做的事,与畜生行为说再见!”
“干杯!”
“我回来了!!”欧阳大喊一声,一饮而尽。这一顿团圆饭,我们等了一千多个日夜。“谢谢你们这些年对我妈和我儿子的照顾,这份恩情,以后我慢慢还!”
“都是兄弟,应该的。”萧邦吃着菜,“下一步,什么打算?”
“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我还打算继续开培训班。”
“好事。只是,现在不比当年了,创业,很难。”
“放心,我会一步一步来的,我有信心做好、做大。”
“需要人手,说一声,我可以义务为你打工哦,欧阳老板!”我笑着说。
“我也是,可以义务去教课,虽然毕业到现在,专业一直丢着,但是咱毕竟是科班出身,专业素养在那摆着呢!”
“我也能帮你,欧阳叔叔。我可以帮你陪哥哥一起玩。”小宝说。
“是吗?”
“嗯,我最喜欢秋源哥哥和秋彦哥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