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從殺豬開始修仙 起點-第二百二十一章 靈教之密,妖女來訪看書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妖君殿钥匙?!”
此言一出,满殿皆惊。
“没错…”
血色火焰中的眼睛看了褒无心一眼,随后扫视众妖,
“各位山主,赤麟自从得了教主之位后,知道许多人都不服于我,所以立志要寻回钥匙,使我教重新找回希望。”
“此番相助东海水府,一则是将军墓军师暗中窥伺,水府覆灭后,难免对我教不利。”
“二则,便是因为这钥匙…”
“那钥匙在老教主手中,东海水府为何知道消息!”
褒无心眼中凶光一闪,打断话问道,她身后几名山主也是脸色阴沉。
“各位稍安勿躁…”
都市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討論-第二百二十一章 靈教之密,妖女來訪閲讀
血色火焰中的眼睛微微一瞥,冷漠中带着一丝笑意,“老教主失踪,并非是东海水府所害,而是同幻心尊者探险,死在了玄阴山。”
“死在了玄阴山…”
褒无心脸色一白,身后几名山主也是面面相觑,脸色凝重。
灵教教主没再理会他们,声音中带着一丝兴奋,“各位,再过半月,我就会破关而出,到时会亲自带队前往玄阴山。”
“我灵教传承得自妖君殿,此番若是能寻回钥匙,定能再续前路…”
“教主英明!”
随着灵教教主的声音,大殿之内洋溢着狂热的气息。
褒无心眉头紧皱,心烦意乱,也顾不上听灵教教主说些什么,转身离开了大殿。
“褒山主!”
身后忽然响起个苍老的声音。
褒无心缓缓转身,是刚才她身后的一名狼妖,兽头人身,眉须皆白。
“没想到老教主真的走了…”
狼妖叹了一声说道:“褒山主,我知你与老教主师徒情谊深重,可事已至此,还是想开点,仙路为重啊!”
“仙路?”
褒无心一声冷笑,“我师尊早说过,妖君殿不可再深入,恐有不祥,看来连你们也没当回事。”
“罢了,各走各路吧…”
说完,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唉…”
老狼妖一声长叹。
…………
太渊城。
“鱼饭、新出锅的鱼饭!”
一层层巨大蒸笼掀起,盛满鱼肉的盘子被一个个拿出。
太渊城米粮店遭灾,城中粮价涨了不少,百姓却一点儿也不恐慌,因为这里是海边,可以以鱼作饭。
新鲜鱼肉蒸煮,佐以各式蘸酱,三个铜板一份,足够成年汉子吃饱。
城中临海居阁楼。
鱼骨虾皮已堆积如山,张奎和肥虎却依旧大快朵颐。
旁边立着一黑衣老头,正是那日的耗子精说书先生,偷偷看了张奎一眼,心中奇怪。
这张真人可是天生神人,早就无需凡人饮食,不说灵果仙珍吧,怎对着劳苦汉子吃的东西这么感兴趣?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二百二十一章 靈教之密,妖女來訪分享
不过这话他是不敢问的,恭敬拱手说道:“张真人,泉州情况特殊,有不少妖物化形在人间生活,我等修为浅薄,也非灵教中人,只求安稳度日而已。”
“如今神道弄了户籍制度,我等行迹无法再隐藏,于是推举小老儿前来询问,可否…给我等一条生路?”
“不行!”
张奎咽下口中鱼肉,伸手一挥,桌子顿时干干净净,喝了口茶悠悠说道:
“黄鼠狼一族被认可,是因为加入钦天监效劳,且平日相处皆为修行中人。”
“我已让人暗中调查过,你们虽未害人性命,但仗着术法坑蒙拐骗无视法度,一个比一个过得滋润。而且那些凡人百姓哪受得了妖气,寿命折损者不知多少…”
耗子精脸色发苦,赔笑道:“真人,我等修行无望,且习惯了人间繁华,还请真人仁慈。”
张奎摆了摆手,“走吧,这件事开元门很快就有条例下来,会建新城,颁发妖民证,至于怎么得到,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妖民证?”
耗子精眼睛一亮,点头哈腰小心退下。
张奎微微摇头,这件事其实开元门早有计划,就是拉一批,打一批,既要为人族所用,又不能尾大不掉。
这世界毕竟不止人族,码头那边潜伏的天劫境妖物已经抓到,竟是西南海岛一个妖国派来,化作人形做生意。
如今已经有书院弟子给百姓做普及,告诉他们妖物是怎么回事,邪祟禁区代表了什么,以及修行界的基本知识。
前几代皇朝通常使用愚民政策,逐渐使未知变成了恐惧,而随着眼光的不同,未来神朝对待邪祟的也会发生改变。
当然,麻烦的事不止这些,随着神朝系统运行,有官员受贿被检举,有无良商人被处罚,也有百姓恶意诬告被打板子…种种乱象数不胜数。
这激起了各地不少豪族的反抗,花钱让士子写文章,鼓动百姓闹事。
好在神朝早有应对方案,律法严明,公开审判,在神道监管下,令一切阴谋算计大白于天下。
其中诡谲斗争,不知明里暗里进行了多少。
神朝,是一场变革,一场关乎人族未来的变革,阻挠的旧力量不少,但有更多的志士看到希望加入了进来。
当然,这一切张奎很少参与,他给自己的定位很简单。
人族核弹头。
过了一番嘴瘾后,张奎领着肥虎回到了钦天监。
竹生正在修炼,他这段时间到处镇压豪族和作乱邪祟妖人,名声越发响亮。
张奎很看好自己这位兄弟,传授了飞剑术,结合听云门的传承,或许能走出另一条道路。
真正的剑修之路。
看到张奎回来,竹生缓缓睁开眼,一道凌厉的雷光闪过,连忙起身拱手笑道:
“恭喜道兄,大乘境天地异象惊人,那些镇国家族怕是更加惶恐不安。”
张奎呵呵一笑,“神朝体系还不完善,暂时不想搭理他们罢了,竹兄,你精通炼剑,可认识此物?”
说着,张奎手中出现一块黑色板子,正是从东海水府地下沉船中劈下的那块。
竹生接过后,仔细测试分辨了半天,满脸惊骇,“这东西坚韧至极,还完全阻隔灵气,我连听都没听过,道兄,此物从何而来?”
“是一艘古船的甲板。”
张奎实话实说。
竹生来回查看,眉头越州越紧,“甲板…怎么可能,若将此物炼成铠甲,兵家修士定会视作珍宝,那船绝对有特殊作用。”
特殊作用…天外来敌…
张奎忽然想起苍穹之上那恐怖的法阵,难不成是用来穿梭星海?
那这东西可就太珍贵了,抽空还是要弄出来妥当。
就在这时,他心神一动,取出了同心螺,注入法力,对面立刻传来妖女褒无心的声音。
“张道友,我有事相求,请来城外一叙。”
张奎眉头一皱,这女人在灵教位高权重,找自己做甚?
想到这儿,张奎当即离开院子腾云而起,褒无心丝毫不掩饰气机,两人很快在附近山头碰面。
见面后,不等张奎说话,褒无心就一愣,“道友已经进入大乘,恭喜。”
说着,取出了一个石盘,正是张奎曾见过的那个望远镜组件。
只见她不舍地轻抚着石盘,沉声说道:“张道友,我要去一个危险的地方,请代为保管,若是不能回来,明年中元也不会误事…”
“等等!”
张奎连忙摆手,“道友怎么跟交待后事一般,还请明言,不然这东西老张我不接。”
褒无心沉默了一下,盯着张奎脸色凝重,“罢了,此事影响不小,也不敢隐瞒道友。”
“灵教原本教主是我师尊,后来外出消失数百年,如今这教主赤麟趁机夺位,可惜其道行颇高,我和几位山主只能竭力自保。”
“东海水府一战,赤麟得了消息,原来我师尊早已身死玄阴山,赤麟和那东海老龟妖达成协议,共同去玄阴山。”
“东海水府一向野心勃勃欲一统东海,肯冒这么大风险,必是找到了能镇压海眼的东西,到时两族大战,难免波及人族,道友要早做预防。”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討論-第二百二十一章 靈教之密,妖女來訪閲讀
“灵教是要寻找关于阴间传承的钥匙,如今赤麟借势一统灵教,我在路上恐危机四伏…”
原来是这样…
张奎微微摇头,“道友此举不明智,应该推辞不去。”
褒无心微微摇头,眼神坚定,“师尊于我恩重如山,就算拼了命,也要将其遗骸带回安葬。”
“道友却是有孝心…”
张奎笑道:“无妨,我与你走一遭就是,也看看那玄阴山到底是何模样。”
“道友说笑了…”
褒无心微微摇头,“到时灵教与东海水府大乘齐出,人多眼杂,难免被发现,而且玄阴山据说地下铁脉众多,冥土石棺也不好使。”
“那这样呢?”
张奎呵呵一笑,大袖一挥,顿时化作一只蚊子,嗡嗡嗡飞到了褒无心肩膀。
褒无心瞳孔一缩,
“道友好本事,若我此番能逃脱大难,愿脱离灵教,为人族护道。”
“好,一言为定!”
张奎微笑着显出身形,“褒道友请先回去,离开时暗中通知。”
褒无心感激地拱了拱手,转身化作飞烟离去。
张奎则眼睛微眯,驾起祥云飞向深海,紧接着轰隆一声跃入海中,隐了身形往东海水府而去。
灵教和褒无心的事还好说,他首先要弄清楚东海水府那帮家伙,到底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