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偷香竊玉 愛下-第821章:同意分享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陷入了巨大的矛盾之中。
仇恨与良知在折磨着我。
我把一切都交给命运,其实是不公平的。
但是,在这折磨中,我也只能交给命运。
我睁开眼睛,看着震动的手机,我立马爬起来,看着是吴千钰打来的电话。
她已经走了。
我接了电话,我说:“为什么不留下来?”
吴千钰说:“我需要回去告诉我阿爸我举办婚礼的消息,你知道,他是个很固执的人,想劝说他,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我笑着说:“其实,真的没必要他一定参加的。”
吴千钰笑着说:“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你放心,他虽然恶名昭彰,但是,他也是个父亲,他会出席他父亲都婚礼,并且祝福我们,那一天,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度过的,把你的彩礼准备好,我会带着嫁妆嫁给你的。”
我说:“好,我等你。”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偷香竊玉-第821章:同意分享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第821章:同意相伴
吴千钰挂了电话,我丢掉手机,靠在床头,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我下床去开门,我看着是龚菲。
她一进来就拥抱着我。
我说:“别这样。”
龚菲担心地说:“真的不能走回头路吗?我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他很坏的,比你以前面对的任何的坏人都要坏,阿峰,不要让我在失去男人让朵朵失去爸爸好吗?”
我说:“不会的。”
龚菲担心地看着我,她说:“你越是这么说,我越是担心,趁着一切还可以回头,你不要报仇了好不好?”
精品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 txt-第821章:同意鑒賞
我你这龚菲的脸,我说:“不行,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所有的事都已经开始进行了,如果突然停止不做,那么对方也会发现问题的,到时候,我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了,他们会直接杀了我的,他们已经做了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做第二次,放心,我都已经计划好了。”
龚菲看着我,很想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很快她就低下头,趴在我胸口。
她说:“我希望你知道,你是个丈夫,是个孩子的爸爸,也更希望你明白,人生不仅仅只有仇恨,还有美好的未来,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我深吸一口气,拍拍龚菲的后背,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三猫打来的。
我说:“我该走了。”
龚菲拿着西装给我穿上,然后默默的送我出去。
到了楼下,我看着三猫跟吴灰都来了。
两个人有些抱歉地说:“对不起大哥……”
我挥挥手,我说:“过去了,别说了。”
我说完就上车,三猫开车带我去公司。
很快,我就来到了云泰祥,我下车之后,就看到很多人都在门口等我。
余安顺,翟林,周天明,邢兵……
我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跟他们去办公室。
到办公室之后,周天明就说:“阿峰啊,你的事,在圈子里引起了很大的震动,我们瑞城的公检法,已经决定,成立专案组,打掉这个地下钱庄的皇帝,我们银行呢,会全权配合,希望,你能也全力配合。”
我说:“那是当然的,我已经做了安排跟布局,到时候,很快我就会跟黑八的女儿吴千钰结婚,吴千钰已经回去说服黑八出席婚礼了,只要他出现,就可以抓捕了。”
邢兵说:“我们已经联系了对面的当局,对方会全力配合我们,这一次,只要他出现,他就绝对插翅难逃,你们有什么困难,我们会尽力配合。”
我看了一眼余安顺,她说:“新马赴国外上市,账面资金不够,翟老师已经收购了十几家翡翠公司,但是,还差一点,并且,审批手续被卡住了,我们希望,能够帮我们尽快解决赴国外上市的问题。”
邢兵说:“这个,没问题,我们会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
翟林说:“既然能解决,那么我这边问题就不是很大了。”
所有人都看着我,我闭上眼睛,我这边其实也没有多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心里那一关。
我说:“按照计划去做吧。”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周天明跟邢兵走过来跟我握握手,也不多说什么,就离开了会议室。
翟林跟着他们一起离开,探讨细节上的问题。
这个时候我看着三猫进来说:“刀爷来了。”
我立马站起来,看着刀保民走进来,我就去跟他握手。
我说:“坐……”
刀保民坐下来看着我,他说:“你想我帮你做什么事?”
我说:“我要跟吴千钰结婚,到时候,会去名爵酒店接亲,我需要你帮我安排好接亲的事。”
刀保民说:“这不是问题,但是,显然,这不是重点。”
我点了点头,没有急着说。
黑八一定得死,他不死,我一定没有安宁的,他一定会让他的马仔追杀我的,到时候,我们的仇恨,又将演变成一场无边无际的血海。
但是,我不想当着吴千钰的面,杀了黑八,因为,那对她来说,又太残忍了。
刀保民说:“你很矛盾,看来,你还没有做好准备。”
是啊,我还是没有做好准备。
余安顺说:“其实,你还可以停手,现在停手,还来得及,你只不过多了一个女人,多了一个事业,如果继续下去,你可能会报仇,但是,你会多了一个新的仇恨,不过,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你。”
停手?
我也想停手,但是冥冥之中,就像是有一股魔力有一个推手,再把我朝着悬崖推,逼着我走向绝路。
我握紧了拳头。
我说:“能不能,等我迎亲的队伍走了,在动手?”
刀保民说:“以黑八的警惕性,我觉得,如果你的迎亲队伍走了,他一定会立马就离开。”
我说:“刀爷,看你的本事了,能不能在我走之后,留下来黑八。”
刀保民深吸一口气,他说:“马帮很久都没有在江湖上杀戮了,这种事,已经很生疏了,但是,我知道张北辰手下有一个人,可以胜任。”
我立马说:“老马?”
刀保民说:“对,我们可以牵扯主黑八的人,而老马,可以去要他的命。”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是吴千钰的电话。
我立马接了电话。
“阿峰,我阿爸同意出席我们的婚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