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橙橙安-第二百三十二章 拿到E30項目文件相伴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池陌皱眉,对佣人投过来的那眼神,很不喜,“你那什么眼神,我要见你们家主,你难道不知道去通报一声吗?!”
“不用通报,先生你要是没有轻生的念头,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
虽然家主昏迷了,但是保不准什么时候就醒来了,要是看到有野男人试图勾搭夫人,遭殃的还是眼前这个人。
“我不走!我告诉你,我今天必须见到你们言舒!”
佣人惋惜的看了他一眼。
又是这种眼神!
池陌被看得心里直冒火,刚想说话时,就听到身后传来里熟悉的声音。
“池陌?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言舒将白念送回医院后,就准备回来配合方若彤口中的计划。
只是没想到会在门口看到池陌。
这家伙不好好准备接下来的节目,跑到她这里来做什么?
而且他是怎么知道她这里的?!
“你这个臭女人!你知道我被你们家的佣人给堵在门口了!”池陌见到言舒,脸上的怒火蹭蹭的上涨。
十分熟练的告着状。
“你现在赶紧离开这里,有什么事情你跟我微信联系!”言舒那里顾得上他的怒火。
他要是再不走,估计她得承受更大的怒火。
虽然她不知道纪墨霆现在有没有醒过来。
“你赶我走?”池陌指着自己的鼻子,“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来找你,饭都没有吃,你倒好,水都不让我喝一口,就让我滚人 ?”
“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走,你要是想死,别连累我。”言舒神情严肃,十分自觉保持跟池陌的距离。
“事情我也跟你解释不清,我微信上告诉你,你现在真的得赶紧离开这里。”
她真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也许因为这是纪墨霆的地盘,处处都充满了他的气息。
“臭女人!又你这样当经纪人的吗,我告诉你,我还不走了!”
言舒:“……”
这人今天是脑子瓦特了?
“你去找罗淮要两个人,把他请走,记得悄悄的去请,不要惊动其他人。”言舒对着一旁的佣人说道,“记住,我从回来后,就没有见到任何雄性。”
言舒交代完后,快步朝里面走去。
那撇关系速度堪称一绝。
池陌完全被言舒这波操作给愣在当场,等反应过来时,佣人已经把人喊过来了。
两个身材魁梧的守卫走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架池陌就往走。
“你们放开我!言舒你这个臭女人…..”
已经都了客厅的言舒压根就听到池陌的喊声,就算听到了,她也会假装听不到。
毕竟池陌不怕死,她很怕。
不过她还是掏出手机,给池陌发了微信,作为综艺小王子,这根好苗苗还是需要呵护一番。
言舒径直上楼,直接去了书房。
开始翻找方若彤十分在意的E30的项目文件。
没想到这次这么简单,这文件居然就放在书桌的电脑旁边,言舒大致翻看了一下,文件上的大部分内容,她都看不懂。
但是她知道这份文件很重要。
而且上辈子就是因为她偷走了这份文件,让纪老爷子真正的动了杀意。
趁纪墨霆外出时,将她绑到地下室,对她用了刑罚,她对那地下室的恐惧记忆,都是来源于那次。
纪老爷子将绑在椅子上让人用了刑,她身上布满鞭伤。
流着血,还奇痛无比。
因为那条鞭子被盐水浸泡,没抽一下,都痛的她牙齿打颤。
而纪老爷子坐在轮椅上,瘦得几乎脱相,脸上也散发着将死之人的死气,但那双眼睛,看向她时,透着上位者的藐视。
“你这女娃子,是个祸害!”
上辈子的言舒对纪家的人恨得咬牙,“对,我就是一个祸害,你要是不然纪墨霆那死变态放我走,我一定要搅得你们纪家天翻地覆!”
纪老爷子浑浊的眸子黑沉,“你以为我当真不敢杀你。”
“那你杀啊,你有本事就杀我,不然我要让你那乖孙子陪葬!”言舒早就不怕死了
留在纪墨霆这魔头身边,她不如去死!
只是那纪变态,让她决定死的权利都没有。
纪老爷子手攥着轮椅把手,从喉咙挤出几个字, “养不熟的白眼狼。”
霆儿迟早会被这女娃子给毁了。
纪老爷子眸中杀意渐浓。
他招手,身后的黑衣人立即上前。
“处理掉。”
黑衣人颔首,从怀里掏出青色的小瓷瓶,而后朝着言舒走去。
言舒嘴角裂开一抹恶劣的笑,“老头子,你说纪魔头要是知道是你杀了,会不会这辈子都恨上了你这个亲爷爷?”
纪老爷子那双浑浊的眸子狠狠一震 。
那双不满老年斑的枯瘦手背,慢慢的握紧。
但他嗓音平静,“没有你这个祸害,我孙或许能长命百岁。”
“那我祝他长命百岁,岁岁噩梦缠身,不死不休。”
言舒没有任何挣扎跟抗拒,一双杏眸直勾勾看着黑衣人,“这药不苦吧。”
她微微张开嘴,主动又配合。
仿佛那不是什么毒药,而是甜甜的糖果。
黑衣人眸子只闪了一下,就恢复冷漠,打开药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褐色药丸,而后丢进了言舒嘴里。
言舒闭上了眼。
她想着荒唐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也好,她只希望下辈子她再也不要遇到纪墨霆的。
她喉咙滚动,准备吞咽时。
突然哐当一声巨响。
她下意识的睁开眼,然后就看到纪墨霆那张熟悉又冷傲的脸上,带着她从未见过的慌乱。
而后她的下巴被强势捏住。
温热的触感直接覆上她的唇瓣,而后她舌头内满满融化药丸,被人强势得渡了过去。
可是那药丸很小,那唾液的浸泡下,满满跟唾液融合。
而那个强势又偏执的男人,带着一股子狠劲,似乎想要将她口中所有的东西,就吸卷过去。
言舒平静的眸子满满盛满难以置信。
那可是毒药啊。
纪墨霆他…..
哐当一声。
言舒手里的文件脱落,将她从三辈子的记忆里拉了回来,心脏处微微刺痛了一下。
她突然觉得上辈子的有些过分。
对纪墨霆过分的……残忍。
言舒压下心中掀起的涟漪,重新从桌上拿起文件准备,余光却不由自主的瞥向书桌底下的保险柜。
她心尖微微发痒。
好奇心再次达到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