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星辰道-第六百零五章 唯利益,最能驅動人心。讀書

洪荒星辰道
小說推薦洪荒星辰道洪荒星辰道
再怎么说,人族也是巫族的盟友,且还是唯一的盟友。
所以,万族的面子,玄冥祖巫可以不给。但人族的面子,玄冥祖巫总是要顾忌一些的。
“这……”
看着不断哀求的众人,神农的表情显得很是为难。
“借宝之事,也不是不行。寡人若是厚着脸皮向玄冥祖巫借宝,定然是能将洪荒堪舆图借来的。”
“只是,”
“这洪荒堪舆图只有一件,若是要帮尔等梳理地脉,该先帮助哪一族呢?”
犹豫片刻,神农徐徐说道。
“啊这……”
众人听得神农答应下来,不由面色一喜,可旋即,神农接下来的话,就让祂们刚提起来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是啊!
在场的种族,足有数十个之多,可洪荒堪舆图却只有一件。
这也就是说,每使用一次洪荒堪舆图只能为一个种族梳理地脉。
那么,谁先谁后的问题,就摆在了众人的面前。这种关乎种族安危的大事,谁愿意落在人后呢?
当然要争第一!
否则的话,这种事拖的越久,变数也就越大。
就比如,万一时间拖的太久了,巫族忽然就收回了洪荒堪舆图,那排在后面的种族,不就傻了眼吗?
所以,梳理地脉之事,越是排在前面,越是稳妥。
最好,还是排在第一。
如此一来,哪怕后面出现变数,祂们的地脉也已经梳理完毕,而不用在担心影响到祂们。
……
…………
在神农的话说完之后,众人并没有为了争抢第一而大吵大闹,反而是陷入了诡异的平静之中。
这个时候,
争吵没有任何的意义。
因为大家都知道,为了种族的存续,祂们都不可能会让步的。
“陛下,梳理地脉之事,也不一定要一族一族的来。”
“反正我等也都生活在洪荒大地上,不若大家联手,将整个洪荒大地的地脉,全都梳理一遍。”
“如此一来,不但为天地众生解决了先天煞气这一祸患,还为我等成就了一桩大功德,岂不美哉?”
过了许久,方才有人打破沉默,笑着向神农建言道。
“道友所言甚是!”
“不错,此法大好,不但能解我等之忧,更能惠及整个洪荒,确实是两全其美之法。”
“道友大才,我等远不及也!”
……
那人说完之后不久,其余众人便回过神来,纷纷赞道,将其夸的那是天上少有,地上仅无。
此人确实聪明,祂说的话,基本就是神农心中所想。
只是,以神农的身份,却是不好说出口。此人将这番话说出,倒是省了神农不少功夫,不用在费心力的去思考如何点醒众人。
……
“陛下,您以为此法如何?”
众人吹捧那人一会过后,方才小心翼翼的询问起神农的意见。
“此法确实很好。”
神农点了点头,说道。
众人闻言,顿时一喜。
不过,祂们的高兴并未持续太久,就听神农忽然话锋一转,将祂们的欣喜化为乌有。
“不过,此法好归好,却有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需要考虑。”
“那就是……”
“梳理整个洪荒的地脉,需要万族同心协力、相互配合。但如今的形势,尔等也都知道,想要万族同心协力,是何其之困难?”
神农摇了摇头,说道。
祂这个万族共主,基本上算是名存实亡了,是真的没办法调动万族之力。
不过,祂没办法,不代表其余的人没办法。拉一批,打一批,这个道理神农还是知道的。
眼前的这些人,就是神农要拉拢的对象。而祂们,也是破局的关键之所在。只要让这些人明白了其中的利害,祂们自然有办法去说服其余的种族。
那接下来的事,就完全无需神农操心。
若非如此,
神农又怎会和众人在此闲扯?
……
“原来如此!”
“陛下是在担心这些啊!”
“这一点,陛下无需担忧,我等虽然实力低微,但联络万族这点小事,还是能够做到的。”
“所以,接下来的事,交给我等便好。陛下完全可以放下心来,只需借来洪荒堪舆图,静候我等的好消息便是。”
明白了神农的顾虑所在,众人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纷纷拍着胸脯向神农保证道,能够解决这些事,让祂尽管放下心来。
生活在危险的洪荒,谁还没几个朋友、盟友。而祂们的朋友、盟友,自然也会有着自己的朋友、盟友……
之后,便以此类推。
这一串串的算下来,整个万族就是一个巨大的人情网,只要打通了其中一截,便能想四面八方蔓延。
所以,别看此时来到人族的先天种族,只有区区几十个。可祂们一旦发力,顺着巨大而又复杂的人情网,用不了多久,就能联络到整个万族。
正是看中了这一点,神农才会选择拉拢祂们。
“既如此,那寡人就静候诸位的佳音了。”
笑了笑,神农对着众人说道。
“陛下放心便是,用不了多久,便会传来我等的好消息。”
众人心急,各自和神农匆匆告罪一声,便快速离开,联络万族去了。
“吾人族,大势成矣!”
看着众人匆忙离去的背影,神农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意。
随后,神农便收敛起笑意,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赶回炼器殿,继续炼制周天神殿去了。
……
…………
……………………
那些离去的万族高手,效率真不是一般的快,不过千年的时间,就联系到了大多数的先天种族,并征得了祂们的同意。
也是,
这种惠及天地众生,并伴有大功德的事,万族没有理由不同意。
梳理洪荒地脉,以解先天煞气之危,这种大功德之事,一旦做成了,天道势必会降下无量功德。
那么,但凡参与到此事之中的众人,都能从中得到一些好处,分一部分功德。
当然,这其中的大头,还是属于人族的。毕竟,人族可是处于主导地位的。
一句话来概括就是:
人族吃肉,万族喝汤!
可就是如此,面对功德的诱惑,谁人能够拒绝?
天地越是完善,
功德也就越难获取。
现在想要获取功德,比起上一个时代,无疑要困难多了。
所以,那些人的行动才会如此之快,如此之顺利,轻而易举的就联络好了万族。
都是为了功德!
只是,就在计划进行到最后的时候,祂们终于遇到了阻碍。有十几个实力比较强大的先天种族,坚决不同意此次谋划。
祂们倒不是反对梳理地脉,而是反对以人族为主导。总而言之,就是祂们觉得自己得到的太少了。
凭什么人族吃肉,祂们喝汤?
这不行,
祂们也要吃肉。
所以,祂们自持武力,与众人闹僵起来,说什么也不同意此事。
除非,人族拿出诚意来。
……
祂们这么猖狂,
是因为祂们有这个底气。
先天万族的势力,错综复杂,里面包涵了太多的利益集团。而这些反对者,无疑就是其中最强的一批。
祂们所处的势力,
实力都是非常的强大。
是以,
在巫族退走幽冥界后,祂们占据着洪荒最为丰饶的土地。而且,其所统治的疆域加在一起,甚至比人族还要大。
祂们无惧人族。
而且,
因为占据着浩瀚大地的原因,
祂们要是铁了心不同意梳理地脉的话,那梳理地脉之事,便无法继续执行下去。
因此,祂们有着十足的底气,来对抗人族。
……
…………
“麻烦了!”
众人苦劝良久之后,见始终无法动摇祂们决心,便苦着一张脸返回人族祖地,向神农说明情况。
对于这种情况,神农早有预料,甚至连哪几族会拒绝,祂心中都是有数的。所以,在众人前来汇报之后,祂不由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可不管心中作何想法,神农面上却是露出了一脸的遗憾之色。
于是,就听祂不无遗憾的说道:
“既然祂们不愿意配合,那人族也不好强迫,这样的话,梳理洪荒地脉之事,便就此作罢吧,就当我等从未说过。”
“那接下来,我等就要好好商量一下,这梳理地脉一事,由那一族先开始。”
什么是以退为进?
这就是了。
神农可以很光棍的表示,放弃梳理洪荒地脉,转而一族一族的梳理。
但万族不能啊!
梳理洪荒地脉一事,不但关乎到祂们的种族未来,更关乎到祂们今后能否获得功德。
功德就在眼前,恍若触手可得,祂们又怎会轻易放弃?
所以,
神农可以退,祂们却不能退。利益会驱使着祂们不断向前,费尽心机的去推动着梳理地脉的计划。
“陛下,此事万万不可啊!”
“纵使在洪荒堪舆图的帮助下,吾等是得救了。但万族之外的生灵呢?它们就不救了吗?”
“所以,便是为了天地众生,我等也不能退让半步啊!”
见神农直接放弃,众人纷纷大义凌然的说道。
这下,祂们是真急了。
本来,祂们将此事告知神农,就是没安好心。打算借人族的手,来对付那群反对者。
这计划是好的,可没想到,神农竟然完全不吃这一套。在见得有人反对后,直接来个釜底抽薪,撂挑子不干了,不带祂们完了。
这可不行,大家都想着梳理完地脉之后得到的功德呢。要是人族表示不玩了,那祂们即将到手的功德,可不就是直接飞了?
所以,就是为了功德,祂们也绝不会后退半步。
不过,无论祂们的内心如何,面子上总还是要有一层名为天地大义的遮羞布的,以掩饰祂们心中那不能为人所知的一面。
因此,
祂们一开口,就是芸芸众生,就是天地大义,占据了道德的至高点。
“陛下,那群人身为洪荒的一份子,却不为天地所考虑,只计较个人之得失,显然已是失了正道,即将沦为邪魔之流。”
“祂们的话,听一听也就是了,但万万不能当真,不然的话,会对洪荒造成巨大的影响。”
“对对对,那群人为了些许私利,便阻碍我等为洪荒消弭灾祸,拯救众生之举。”
“其所言所行,与邪魔何异?”
“若非邪魔,又岂会反对我等之行动,阻碍我等救世?”
……
好家伙,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在短短片刻之间,便生生将那些反对者们,划归到了邪魔一流,好似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似的。
由此便可知,那些反对者阻碍梳理地脉计划施行的举动,无疑是犯了众怒,这才变得人人喊打起来。
……
“既如此,那依各位的意见是?”
待得众人恢复安静后,神农出声问道。
“这……”
一时间,众人有些迟疑,谁都不想先开口。
“陛下,此事你无需担心,吾等自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回复。”
终于,在犹豫半响过后,有个人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对着神农开口说道。
“不错,陛下无需为此烦心,我等在去劝上一劝,为其言明其中的利害。想来,念及洪荒众生,祂们定然会改变主意的。”
……
那人站出来之后,又有几人陆续走出,向神农保证道。
“那……”
“此事就拜托诸位了。”
得到众人的保证后,神农很是郑重的拜托道。
“不敢,不敢。”
众人摆了摆手,便心事重重的离开了。
……
“利益,真是让人疯狂啊!”
看着众人缓缓消失的背影,神农心中知晓,祂们此去,必是为了灭族而去。
那些反对者,是彻底的完了。
祂们的力量是很强,合在一起,几乎能与人族比肩。但在万族的联手下,祂们撑不了多久的。
梳理地脉之事,在神农向万族说明之后,便不在是人族一族之事,而是整个万族的事。
这是能让万族都得益的大好事,众人都期待着此事的完成,好从中得到好处。
可就在此时,有人要破坏这桩计划,那即将从中获取利益的人,又岂会容忍破坏者的存在?
势必会联手覆灭破坏者,以维护自身的利益。
所以,神农才会说,利益能够使人疯狂。
唯利益,最能驱动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