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太平客棧 線上看-第六十五章 破陣推薦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这一剑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谁也知道,李玄都才是关键,若是能杀了李玄都,局势立时扭转,李道虚和秦清出于种种顾虑,未必肯花费极大的代价给李玄都报仇,李玄都身死之后,以李玄都为首的势力更是有可能直接分崩离析,因为所有的联盟关键都是李玄都本人,只要李玄都死了,张静沉的一切谋划都有希望实现。
秦素,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杀了秦素,李玄都还是李玄都,秦清还是秦清,只要李玄都本人还活着,那些围绕在李玄都周围的各方势力还是会团结在一起,听从李玄都的号令,所以秦素的死不会影响到整个大局,反而杀了秦素之人会招惹到李玄都和秦清两人的仇恨,那便是天大的麻烦。
所以无论是谁,都不觉得杀掉秦素有什么十分重要的意义,都认为张静沉的倾力一剑必然是冲着李玄都去的,而不是反过头来杀秦素。
李玄都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观战的秦素也是这么认为的。甚至在前一刻,秦素还在为李玄都担心,希望他不要受伤,而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
可张静沉就偏偏选择了一个谁也不曾料到的选择,毫无征兆地一剑斩向了秦素。
不仅仅是李玄都,苏云媗、陆雁冰、颜飞卿、玉清宁等人都怔住了。
剑光渐渐散去,秦素倒在地上,身上的“幻灵纱”已经彻底破碎,再也遮蔽不住她的身形。乍一看去,她的身上没有什么明显伤痕,除了材质特殊的“幻灵纱”破碎之外,秦素身上衣着还十分完好,可所有人的心都渐渐沉了下去,因为秦素的气息已经变得近乎于无,仿佛风中残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天师雌雄剑”毕竟是货真价实的仙物,如果不是同样是仙物的“三宝如意”帮秦素抵挡了部分剑光,秦素已经身死当场,再无半点生机。可此时秦素的状态也只比在五行洞天中被地师斩杀的李玄都稍好一些,还剩下最后一线极为渺茫的生机,可是此时却没有第二个巫阳和第二份“长生药”。
便在这时,所有人都听到了一个好似临死之人发出的“嗬嗬嗬”之声。
这个声音起初极小,渐而转大,并且越来越大,最终变成一声仿佛受伤野兽被激怒的怒吼,响彻整个天地。
整个天地仿佛都为之震动。
“啊啊啊啊啊啊!”
在这声怒吼之下,所有人的面色都是骤然苍白,而那些儒门弟子和正一宗弟子更是凄惨,齐齐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其中还夹杂着内脏的碎片,身形软软倒地。
仅仅是这一喝之威,就震毙了不下百人。
颜飞卿勉强抬起头来,喃喃道:“是紫府。”
此时李玄都已经不复平时的淡定和沉稳,双拳紧握,双眼通红,死死地盯着张静沉。
斩出一剑之后的张静沉格外镇定,好似看破红尘,浑然不惧地与李玄都对视。
李玄都长啸一声,“张!静!沉!我今日必杀你!”
几乎同时,十三道剑影瞬间回到“阴阳仙衣”之中,然后“阴阳仙衣”由黑化白,由阴转阳,紧接着一身白衣的李玄都不顾一切地用出了第四次“太易法诀”。
就算李玄都是长生地仙,在被隔绝了天地元气且有了相当损耗的情况下,于一瞬间用出八成修为,还是让他难以承受,瞬间遭受反噬,受了极重的伤势,甚至整个“太上三清龙虎大阵”给李玄都造成的伤势都比不得“太易法诀”的反噬。不过此时李玄都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到了此时,他再无半点留手,要开始拼命了,不仅是十成修为,而是透支己身的十二成修为。
第四次“太易法诀”几乎在瞬间成形,与前三次的“太易法诀”相比,第四次的“太易法诀”已经隐隐接近了一劫地仙的范畴,李道虚重创陆吾神的全力一剑也不过如此了。
只见李玄都双手托举着一颗有人头大小的浑沦珠子,疯狂吞噬周围的光线,使得李玄都的身影都变得模糊不定。
然后李玄都毫不犹豫地将这颗珠子狠狠炸裂开来。
一瞬间,珠子化作一方黑色的浑沦汪洋,掀起滔天巨浪,席卷一切,吞没一切,所过之处,一切光彩色泽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最纯粹的黑白二色,这还不止,仅剩的黑白二色就像泡了水的水墨画卷,墨迹正在不断模糊扩散,最后画卷上只剩下漆黑的浓墨。
如果此时是张静修亲自主持阵法,还能挡下这一击,可如今的正一宗早已经没有长生地仙。
万法宗坛中的东玄道人和张岳山同时遭受大阵的反震之力,吐口鲜血,向后倒去,东玄道人修为稍高,只是重伤,没有性命之忧。可张岳山却是周身气机开始急速溃散,眼看是不活了。
上空的三尊祖师法相摇晃不休,只能算是伪仙的太清祖师法相和玉清祖师法相只是坚持了片刻,便被黑色的大潮彻底吞没,只剩下长生境界的上清祖师法相还屹立在大潮之上,不过也是光华黯淡,摇摇欲坠。
再有片刻,最后的上清祖师法相也支撑不住,在黑色大潮之中彻底崩碎炸裂。
随着三清祖师的法相消散,地气再也压制不住,如脱缰野马一般爆发开来。
大真人府连同云锦山都在震颤不休,所有人仿佛处在一辆飞驰的马车上,又似是遭遇地龙翻身,许多陡峭地势已经开始崩塌,还有大块大块的山石滚落,那些直接与地气紧密相连的宫观更是凄惨,直接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化作废墟。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太平客棧 莫問江湖-第六十五章 破陣讀書
这并非仅仅是李玄都的一击之力,李玄都只是打碎了大坝,可大坝坍塌后的滚滚洪水所能产生的磅礴伟力,却是远远超出打碎大坝的力量了。“太上三清龙虎大阵”连接地气,固然能威力大增,可大阵稍有异常,也会牵连到地气,此时李玄都攻击大阵,等同是间接攻打地脉,虽然传到地脉的力量已经十不存一,但仍旧不可小觑。到了如今,云锦山的地脉已经近乎破碎,再难维持。
颜飞卿看着自己面前的地面,久久无言。
只见地面已经开裂,无数裂痕交错,没个尽头,而地上的细小碎石,则是不断震颤跳动。
再往远处望去,可见许多地方的地面好似海面一般上下起,有的地方凸起,有的地方凹下。漫山遍野的树木被连根拔起,那些林间的飞禽走兽,则早已经开始四散奔逃。
四周岩壁之上的沙土碎石禁受不住如此震动,簌簌而落,汇聚成泥石之流,往低处滚滚倾下,有些侥幸没有倒塌的道宫也随之滑落下去,变成彻底的废墟。
激起尘埃滚滚扩散,好似云雾,遮天蔽日。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骇人,也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就连远在“天边”的长生地仙们也心有所感。
澹台云出现在西京的城头上,举目眺望,有些惊疑不定,喃喃自语道:“实在可怖。”
东海蓬莱岛,李道虚孤身一人站在沙滩上,望向正一宗方向,掐指几次,眉头微皱。
太白山大荒北宫,秦清从入定中醒来,只觉得心绪难宁。
帝京城钦天监,拄着龙头拐杖缓步慢行的龙老人忽然停下脚步,沉默了片刻后对身旁瞎了一目的赤羊翁说道:“故事需要合情合理,可现实不需要,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上清县中,宋政豁然起身,直接飞上天幕,遥望大真人府。
上官莞紧随其后,轻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宋政尤是有几分不敢置信,“我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般地步,李玄都竟然……开始拼命了?他要以一己之力攻破正一宗的‘太上三清龙虎大阵’吗?”
上官莞失声道:“当初师父都没做到,他怎么可能?”
“所以我才说李玄都要拼命了。”宋政缓缓说道:“这实在不像他的行事风格,若不是正一宗的‘太上三清龙虎大阵’承受了将近九成的威力,恐怕大半个云锦山和上清镇都要化作死域,整个大真人府更是要灰飞烟灭。谁也没想到会发展到这一步,张静沉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能把李玄都激怒到这般地步,难道是把秦大小姐给杀了?”
说到这儿,宋政兴奋起来,“既然是拼命,李玄都也必然受创不浅就是了,这可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天赐良机!”
上官莞没有搭话,转头望向正一宗的方向,神色复杂。
李玄都这等人也会冲冠一怒为红颜么?
大真人府上方的黑色大潮之中,忽然飞出一道身影,正是手持“天师雌雄剑”的张静沉,这位无限接近长生境的新任大天师仿佛陨石流星一般落入万法宗坛,发出一声震天巨响,然后伴随着连绵不绝的轰隆响声,万法宗坛轰然坍塌。
当初就连地师徐无鬼也未能彻底攻破的“太上三清龙虎大阵”,这一次用出了第二重变化之后,还是李玄都的手上彻底告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