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太平客棧》-第六十八章 紫霞相伴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对于李非烟来说,一个宋政,还真不能把她吓住。
谁都有年轻气盛的时候,又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李非烟年轻的时候,先是与李道虚闹翻,然后又孤身一人找张静修的麻烦,以至于被关在镇魔台上。不过李非烟从未有过后悔,这便是她的性情。
她连李道虚和张静修都不怕,宋政又算什么?
李非烟结成剑诀的双手猛然下压,“青云”也随之下压三分。
宋政毕竟不是地仙,更不是人仙,而是最不擅长近战的鬼仙,所以这一刻,宋政托起“青云”的手掌上出现了一道血痕,鲜血顺着他的手掌缓缓流淌。
不过李非烟也不是毫无代价,全身上下的毛孔都有鲜血溢出,血染衣襟。
“青云”的气势一涨再涨,生生将宋政的身形下压三尺。
天地色变,风起云涌。
及至后来,不见剑身,不见扛下这一剑的宋政,唯有剑气横生四溢,浩大沛然。
没有料到李非烟会有如此一剑的宋政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境地之中,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就此避开,可是以宋政的性情,对上境界不如自己远甚的李非烟,哪里肯就此示弱,所以他不得不屏息凝神,强行运转气机。
只见得宋政的身上笼罩了一层光芒,已经看不清他的脸庞,但宋政的气机开始节节攀升,浩大深远。
宋政由单手变为双手,顾不得袖口破碎,强行止住身形颓势,生生撑起了这一剑。
不过也就在此时,又凭空生出一股浩大剑意,丝毫不输于李非烟的这一剑,甚至犹有胜之。
宋政转头望去,眼中露出一抹凝重。
因为“心魔由我生”的缘故,此时的李玄都还是一头白发,身上的“阴阳仙衣”也由阴转阳,从黑衣变成白衣,整个人白茫茫一色,不过手中多出了一把通体紫色的长剑,不是以金铁铸就,而是以玉石为材。
“天师雌雄剑”分开之后,雄剑“青云”主杀伐,以金铁铸成,锋锐难当,雌剑“紫霞”以玉石铸成,锋芒稍次,不过有贯通天地元气妙用,对于方士来说,不逊于一件仙物,所以李非烟向老天师张静修讨要“紫霞”时被方士出身的张静修断然拒绝,反而是把“青云”交予李非烟。
如今“天师雌雄剑”落入了李玄都的手中,李玄都无法将其据为已有,不能像“人间世”那般心意相通、如臂指使,可是以他的修为,暂时用上一用还是不难。
当初李玄都和颜飞卿对上藏老人的时候,曾经短暂用过“青云”,并且凭借“青云”伤到了藏老人的身外化身,可“紫霞”因为被老天师张静修化作身外化身的缘故,李玄都还是第一次真正接触到。
“紫霞”入手,李玄都立即感受到其中的蕴含的种种玄妙,仿佛此剑在手,剑指之处,便可呼唤雷霆,招动风云。
当初李玄都从颜飞卿手中接过青云的时候,还未恢复境界,只是一个区区的先天境,无法体味这件仙物的玄妙,所能发挥的威力也十分不足,如今他跻身长生境界,对于仙物又是另外一番感悟。
李玄都以手中“紫霞”指向宋政,没有多余废话,一掠长虹。
这一剑堪称独步天下,生生震开了已经是强弩之末的“青云”,不仅不伤及李非烟分毫,反而是帮李非烟脱离开与宋政角力的境地,避免了力竭而亡的下场。
这一剑速度之快,以至于仍旧硬扛着“青云”余韵尾声的宋政根本没有丝毫躲避的可能。
宋政眼神中透露出一抹恼怒之色。
他没有料到李非烟会用出如此一剑,让他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境地,也没有料到李玄都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得如此之快。
宋政几乎是从牙缝间挤出了三个字眼。
“李玄都!”
话音未落,手持“紫霞”的李玄都已经来到他的面前。
人至即是剑至。
事实上,李玄都在见到宋政前后就做了两件事,示弱以敌和积蓄力量,为的就是这一剑。
宋政只能催动全部气机,整个人光华大盛,身前出现了阴阳宗的半仙物“天阳地阴烛龙印”,试图以此硬扛下李玄都的一剑。
天地之间炸起一声巨响,仿佛是天人撞天钟,使人心神震荡,耳膜欲裂。
下一刻,宋政从空中坠落,好似是彗星落于人间。
本就支离破碎的地面在巨大声响中撕裂得满目疮痍,沟壑纵横。
好在经过方才的变故之后,此地已经没有几个活人,倒是不怕伤及无辜,只是两个真言宗僧人已经是奄奄一息。
宁忆、石无月、李非烟三人透过烟尘望去,只见一条三丈深的大沟中躺着一人,此时还未起身,气机飘摇,显然在李玄都的一剑之下受创不浅。
李玄都居高临下地望着宋政,一身浩大剑气冲霄而起,甚至让近在咫尺的石无月和李非烟都隐约感觉到几分窒息的错觉。不过很快,这剑气便好似昙花一现,迅速衰弱下去,可见此时的李玄都的确是虚弱到了极点。
李玄都此时心中一片清明,宋政没有扛下这一剑,在他的意料之中,宋政境界修为虽高,但不是号称康庄大道的地仙,也不是体魄强横的人仙,面对这一剑,必然要败。
李玄都没有多余言语,略微蓄势之后,身形下坠,就要再补上一剑。
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有人御风而至,发出一记“掌心雷”,打在李玄都的身上。
李玄都直接被这记“掌心雷”打飞出去,撞在一面断墙上,整面断墙直接粉碎,烟尘升腾。
宋政趁此时机跃出大坑,身上的光华黯淡许多,鲜血模糊了整张脸庞,显得狼狈不堪。
另一个宋政落在宋政的身旁,两个宋政并肩而立。
李玄都缓缓起身,在银色的月光中,白发白衣格外刺眼,他望向面前的两个宋政,的确感觉有些出乎意料。
另一个宋政微笑道:“清平先生,宋政有礼了。”
李玄都问道:“这是身外化身?”
宋政笑而不语。
李玄都平静说道:“宋政,不必故作如此狼狈之态,我知道刚才那一剑重伤不了你,你之所以要如此,不过是想让我心生大意,好让另一个你偷袭得手而已。”
衣衫破碎的宋政闻言之后笑了一声,伸出双手,将两名濒死的真言宗僧人吸附到掌中,运转“蚀日大法”,将两名僧人的修为吸入自己的体内,而两名僧人的血肉却是逐渐枯萎,最终变成了两具干尸。
宋政倒吸一气,脸上的血迹竟是倒流回七窍之中,周身笼罩的光华重新亮起,熠熠生辉,好似一轮明月坠落人间。除了衣衫破碎,此时的宋政看上去仍是完好如初。
李玄都盯着两个宋政,恍然道:“原来是二劫鬼仙。”
无论是地仙、神仙,还是鬼仙、人仙,其实都是自成体系,有各自的境界划分。鬼仙分为九重雷劫,此雷劫非地仙三劫中的雷劫,威力要小上许多,但也有相同之处。
鬼仙的前两重雷劫对应长生境,第三重雷劫、第四重雷劫对应一劫地仙,第五重雷劫、第六重雷劫对应二劫地仙,第七重雷劫、第八重雷劫对应三劫地仙。
玉虚斗剑时的宋政,只是一劫鬼仙,如今的宋政,在参悟了正一宗的“五雷天心正法”之后,已经是二劫鬼仙。所以修为大进,能够一身化二。
不过以地仙来看,宋政是一劫鬼仙也好,还是二劫鬼仙也罢,都在长生境的范畴之内,只要不是一劫地仙,便谈不上举世无敌。
宋政笑道:“李玄都,你的确厉害,如果你此时还处于鼎盛巅峰,即便我已经是二劫鬼仙,仍旧不敢说稳胜于你,胜负大概也就在五五之间。不过现在的你还剩下几成修为?你又能强压伤势到几时?如果你还想着杀我,那你未免太高估自己,我作为过来人奉劝你一句,万事勿逞强,免得重蹈我当年的覆辙,所以你现在退走还来得及,你若是一意要走,我也留不下你,你若执意不走,可就真要死在这里了。”
李玄都默不作声,只觉得蹊跷。以宋政的性情怎么会轻易放他走,宋政这样说无非三个理由。一则是让他放松警惕,宋政好出手偷袭。二则是宋政惧怕李玄都还有什么后手,故出此言。最后就是宋政认为在大真人府中还有比李玄都的性命更重要的物事。
念及此处,李玄都忽然想起了一事。上次地师徐无鬼攻打大真人府的时候,就曾试图打破镇魔台上的镇魔井,幸而老天师张静修在最后关头及时赶到,逼退了徐无鬼,这才让徐无鬼没有得逞。提到镇魔井,又不得不提到藏老人,当初藏老人合道于“鬼国洞天”,洞天不灭,此身不死,最终的下场便是被镇压入镇魔井中。
难道宋政也打了这个心思?
想到此处,李玄都下意识地向镇魔台方向望去。
宋政察觉到李玄都的视线,也不故弄玄虚,坦然道:“清平先生不愧是清平先生,心思灵敏,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