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三十七章 果真是你閲讀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轩辕青戴着面纱,身上白色神光闪耀,显得圣洁无暇,传音道:“关于真理奥义的事,商弘来问过我,我告诉他,这些奥义属于犰余。刚才,他没有为难你吧?”
“他为难我?以贫道现在的修为,岂会怕他?”
张若尘见轩辕青眼神有些异样,这才意识到“贫道”二字已经有些改不过口,笑道:“你最好看住他,莫要来惹我,这样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主动去收拾他。但,他若是主动发难,到时候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轩辕青那双灵动而深邃的星眸中,没有情绪波动,道:“你居然会认我的面子?”
“我是星桓天之主,是中立派,哪敢得罪天尊?”张若尘似笑非笑。
这话,自然是很有意思。
不敢得罪天尊,显然是敢得罪她轩辕青。
轩辕青觉得张若尘太狂了,这才刚刚进入大神层次,已是如此目中无人,但,这一次,天庭的确是欠了他天大的人情。
轩辕青压下心中的好胜之心,取出一枚珠子,递给他,道:“冰皇之子和夜叉族那位祖界界尊都被封在这里面。”
张若尘连忙接过珠子,感受到珠子上的空间波动,讶然道:“青道友怎么做到的?”
“风岩和默先生赶回来之前,我……本座就已经潜入神狱,将他们救了出来,伪装出是他们自己挣脱封印逃走。”
轩辕青摊开手掌,向张若尘索要,眼神很强势。
遇狂之人,她觉得自己应该更狂一些,否则对不起天尊之女的身份。
张若尘取出混沌瓶,将晴空剑王放出,捏成珠子大小,放到她那只仙肌玉骨的手掌中。
轩辕青没有收回手掌,眼神斜视他。
张若尘无奈,又取出晴空剑王的神源,迟疑道:“真不能放过血屠?”
轩辕青道:“我救晴空剑王,是有天尊之势,而且利大于弊。你张若尘怎会如此妇人之仁,将自己的破绽暴露得明明白白。那血屠,不过是凤天安置在你身边的棋子,你看不出来吗?”
“妇人……”
张若尘看向她,见她眼神骤冷,才又改口,显得无所谓的道:“凤天哪会注意到我这个小人物。”
轩辕青道:“在你渡神劫的时候,擎天就能出手,视你为威胁。那凤彩翼能够执掌命运神殿生杀大权,岂是目光短浅之辈?你的武道未废,而且达至大神境界,这一消息若是传入她耳中,真不会对你采取行动吗?杀血屠,你应该感激我。”
张若尘道:“我的这一秘密,被天尊知晓后,他怎么说?”
张若尘不信轩辕涟没有将此秘,告知昊天。
轩辕青眼神有些不自然,道:“本座怎么知道?此事,兄长未必告诉了天尊。兄长是很有主见的人,一直想要摆脱天尊之子的束缚,无量境之下的事都不会禀告天尊。去请示,或者是按照天尊的意志做事,这样何以能够自己撑起一片天?”
“不知道就不知道嘛!我就随口一问,你解释那么多干嘛?”
张若尘将神源递到她手掌上方,停顿下来,道:“要不青道友再帮贫道一个忙?”
“什么忙?”
轩辕青觉得张若尘的条件实在太多。
张若尘道:“我要离开,总得有个理由吧?要不我们吵一架,我说,晴空剑王必须死,绝不能给你。你说,晴空剑王必须活,得带回去交给赵公明前辈处置。然后,越吵越烈,我将神源扔给你,负气而去……诶,抢就不对了……”
轩辕青将神源夺走,道:“怎么走,自己想办法。两个大神吵架?你不要脸,本座还要。”
远处,风兮看着青萍子和轩辕青并肩而立,站在舰首的一处空旷处,听不见他们在谈论什么,但,似乎关系已经十分亲近,相互交换了信物。特别是抢夺起来的时候,简直已是亲密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这就是同生共死的情义吗?
天尊之女何等清冷高傲,寻常神灵站在她面前,哪敢如此冒犯?
想来也是,在那种生死关头,能够并肩作战的朋友,谁不重视呢?
轩辕青冷了张若尘一眼,道:“风流剑神安慰一下她吧,别急着遁走,虽然四爷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但这种感情,你应该能懂。”
轩辕青径直离去。
张若尘转过身,面带阴险的笑意看了她一眼,才向站在船舷上的风兮走了过去,十分头疼。
安慰人,他是真的不擅长。
而且还是风兮这么一个特殊的存在。
张若尘避之不及呢,哪敢去安慰?
但,风云霸之死,对她的打击必然很大,做为道友,一句安慰的话都不说,会不会太残忍了?
很多安慰的话,张若尘可以对洛姬说,可以对木灵希说,可以对白卿儿说,但对风兮说就不合适了!
“兮道友……节哀吧……四爷其实……”张若尘道。
风兮见他这副很难吐出字来的模样,打断了他,道:“道友不必如此,兮早已看惯生死,历经无数磨难,又不是一个小女子,哪里需要人安慰?父亲之死,今后风族必和黑暗神殿有一番较量。刚才道友和青姑娘在商谈何事?”
“当然是关于晴空剑王。”张若尘道。
风兮眼神随之一寒。
张若尘面露怒然之态,道:“在如何处置晴空剑王之事上,我们产生了不和。但,贫道争不过她,别人毕竟是天尊之女,所以将晴空剑王交给了她。”
“晴空剑王必须得死,为风族的死难者偿命。若不是他,父亲……父亲怎么会陨落?”风兮说是看惯了生死,但眼睛却发红,情绪波动都显露在脸上。
张若尘道:“贫道也是这个意思,但看那样子,轩辕青是想保晴空剑王的性命。”
说着,他取出混沌瓶,递给风兮,道:“赵无延的神源已碎,但鬼体神魂还在,就交给风族处置吧!也算是弥补将晴空剑王交了出去的过失,哎,贫道是没有脸再待在旭风神舰上,对不起四爷,对不起这满地的鲜血。”
风兮眼神怔然,这可是一尊大神,哪怕神源碎了,也蕴含非同一般的价值,居然就这么交给了她?
她连忙道:“此事与道友你有什么关系?都是天尊之女太过霸道,换做任何人,也承受不住天尊之势的压迫。”
“更何况,以昆仑界现在的形势,也不敢得罪天宫。”
“赵无延的鬼体神魂,兮万万不能要,风族欠道长得已经够多。七叔已经说了,让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收回混沌瓶,这件秘宝,只当是风族的谢礼。”
张若尘拿出混沌瓶,本就是作秀,意在将风族的注意力引到轩辕青身上,为自己救血屠争到一个时机。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三十七章 果真是你讀書
张若尘接过混沌瓶,长叹:“贫道哪有这个脸啊!”
“道友放心,凡人都知杀人偿命,我父亲陨落,风族死伤修士何止十万,如此血海深仇,不是一个天尊之女压得住。而且,光明神殿也还有仇呢!兮这便去和风族、光明神殿的诸神商议对策,一定让轩辕青给一个说法!”
风兮正欲离开,突然犹豫一下,但想到青萍子道友先前拼死一战,都是为了他们,刚才又主动送出赵无延的鬼体神魂,如此高义,自己心中还怀疑他的身份,简直不配做道友。
张若尘看着风兮的婉约背影,感到迷茫。
她离开时那道歉意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做了对不起他的事?
张若尘却不知,先前他去为风岩护道的时候,危急时刻,与风兮是以“你”和“我”相称,十分反常,让风兮生出怀疑,觉得他很有可能不是修道者。
在加上,张若尘破境后,爆发出来的战力太强,加深了风兮的怀疑。
只不过,张若尘刚才一番作秀的举动,让风兮再一次深刻认识到这位道友的气节,所以心中生出自责,觉得自己太多疑,不信任对方,根本不配与青萍子这样的人物护称道友。
风兮离开没多久,旭风神舰上的神灵,便是在风悬的传音召唤之下,向第三层的古殿中聚集而去。
在这旭风神舰上,张若尘唯一忌惮的,只有精神力强大的默先生而已。
但,默先生在全力以赴修复护舰神阵,应该是没有太多精神意识注意到他身上。于是张若尘收敛身上的气息,直接向神舰上的神狱行去。
轩辕青为了制造出小黑和祖界界尊脱身逃走的假象,已破了这里的神纹和阵法,张若尘很轻松的,便是进入神狱。
因为担心惊动默先生,所以他没有释放精神力探查。
刚刚走进神狱,就见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英气身影站在前方,立在黑暗阴影之中,身穿龙头铠甲,手按纯阳神剑,像是已经等了很久。
见张若尘出现在地下走廊的尽头,他眼神凌厉,道:“果真是你。”
张若尘处变不惊,道:“岩道友这话是什么意思?贫道是发现神狱出现了状况,才进来探查的。既然你在,贫道这就告辞!”
“你若跨出一步,我现在就斩血屠。”
风岩声音中,蕴含前所未有的绝然意志,手中的纯阳神剑,已是飞了出去。
“嘭!”
被关在神狱中的血屠,吓得浑身一个激灵。纯阳神剑刺入黑色的神铁墙壁,使得神铁融化成赤红色铁水,露在外面的半截剑体,压在了他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