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奮鬥在瓦羅蘭討論-第二百一十六章名字相伴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悉达·凯隐?凯隐?”
诺克萨斯的孩子有些不安,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叫做戒的怪人对自己报以了一种他从来都没给感觉过的关心。
不,他感觉到过,不过那是在战场上,在战场上的时候,那些艾欧尼亚人也有因为他们的年龄和外表而对他们报以这种奇怪的,叫做关心和疼爱的感情的人,但是他们却把武器送到了那些关心他们的艾欧尼亚人,并且看着他们被刺穿胸膛之后的关心变成了憎恨和谩骂。
但是他却记得,有一些艾欧尼亚人,他们到死眼里带着的都是这种名叫关心的感情。
再次体会到这种感情,他却有些恐惧,因为他害怕自己又一次把武器送到了这个给自己吃的,给自己找衣服的男人胸膛。毕竟他的身体里有一个怪物,而这个怪物是吃人的,他进入自己的体内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如果他的身体被占据了,那么他岂不是又要杀死关心自己的人了吗?
所以他犹豫了很久都没有回应戒,而戒也再次揉了揉他的头发。
“不喜欢吗?”
凭良心说,不怎么喜欢,因为这并不是诺克萨斯人会起的名字,他并不喜欢,他还是喜欢强大的诺克萨斯的名字。只是对名字和关爱的渴望还是让他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这个名字。
“不怎么喜欢,但是我也不会拒绝。”
戒总算是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看了看看不到太阳的天空,总算是觉得自己能够弥补这个孩子一些了。
“那么我以后就叫你凯隐了。”
于是,原本命运已经分开的师徒,他们的命运又因为李珂的原因而连接在了一起,并且呈现出了一个相当奇妙的关系和过程。而一边的亚索虽然对戒取名的风格嗤之以鼻,但是他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直接表现出来,而是默默的喝着清水来填饱自己的肚子。
没办法,就算是浪子回头了,他也不是很有钱的。
家里需要钱,他出门寻找帮手也要钱,也不可能拿自己母亲的钱,所以那两个包子算是他今天的伙食了,一会易要是不管饭的话,他就要想办法再这样的鬼天气里去抓兔子了。
只是他不笑,有人会笑。
“这是什么愚蠢的名字!给你取这个名字的人怕不是和你有仇吧?”
就在凯隐想要继续吃东西的时候,他身体里的拉亚斯特就突然开口了。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并且还控制着凯隐的身体,看向了正在吃凉水饭的亚索。
“看到那个喝凉水的傻子了吗?他的名字都比你的名字好听!我杀的他的哥哥的名字也比你的名字好听!我记得他哥哥的名字叫做什么来着?永恩!啊,就是永恩!”
他猖狂的笑容让凯隐的脸色变了一下,但是他尽可能的不表现出来,只是把亚索给的包子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让那美味的肉馅填满自己的嘴巴。但是他也没忘记在心里对着那个怪物大吼出声,捍卫着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名字。
“闭嘴!你个丑八怪才没资格说我!”
他的声音让拉亚斯特的嘲笑声更大了,这让这个孩子更加的生气了,他忍不住的想自己是不是能够和自己身边的这个叫做戒的人学习本领,然后击败这个侵占自己身体的人,毕竟他听说艾欧尼亚的高手都是会魔法的,而自己身体里的这个东西也是艾欧尼亚原生的怪物,这些会魔法的人应该知道怎么对付他们才对。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个想法竟然被拉亚斯特知道了。
“你想击败我?靠你身边的傻子?我告诉你吧!他,还有他的师父,和他那个傻兮兮的同伴一起跟了我们几个月,但是从来都没敢和我们动手!你指望他教你武艺,然后让你对我挥出镰刀?做梦吧!哈哈哈哈!!”
拉亚斯特的嘲笑声和这个绝望的事实让凯隐忍不住的愤怒了起来,于是一阵风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出来,他的眼睛也在这一刻变得通红,手上也在一瞬间长出了锋利的指甲。亚索皱了下眉,手立即放到了自己的断剑之上,因为他感觉到了威胁,和一种奇特的,让他刻骨铭心的气息,而戒则是立马掏出了一张符咒贴在了这个孩子的背上。
“不!!”
拉亚斯特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凯隐就感觉到自己的愤怒消失了,而自己的双手也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拉亚斯特的声音也在也没办法干扰到他了。
所以他十分惊喜的看着面色沉重的戒,拉住了他的手臂。
“你能够教我吗?就是刚刚的那种符咒,又或者是魔法?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戒则是有些疑惑,因为他释放的是一张清心的符咒,而不是什么封印的咒法,怎么这个孩子身上的那种力量突然就消失了?
难道是这个孩子本身的身体特殊,又或者意志力足够坚定,足以让他在一定程度上封印暗裔吗?
他忍不住的这样想,而这样一来,这个孩子就或许还有救。
只是这样一来……
他看了一下皱着眉看着这一切的亚索,和他紧握着剑鞘的手,知道如果真的暴露了的话,那么这个剑客很有可能因为仇恨而直接杀死自己面前的这个孩子:他根本就不熟悉这个叫亚索的御风剑客,和他相处的时候,还是亚索这辈子表现最差的时候。
所以他不敢相信亚索。
“可以。”
最终,他还是答应了这个孩子,并且看向了亚索。
“他的情况,和你差不多。”
他想要用这种方式来骗过亚索,但是他却看到亚索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但是却异常冰冷的微笑。
“是吗?我看也像呢。”
他立马感觉到不对,双手的臂刃弹射而出,格挡住了亚索突然突然挥出的断刀。但是当他格挡住断刀之后就立马发现了不对劲,因为一道完全由风组成的刀刃砍在了他的胸膛。
“你觉得我连仇人的气息都会认错吗?均衡的忍者!”
暴怒的亚索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他一脚踹飞了戒,再次挥刀砍向了凯隐,而凯隐也终于在这个时候反应了过来,他大吼了一声,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亚索无数次在梦中梦到过的镰刀,看向了他的胸膛。
他无所畏惧,因为他的风刃必将在这把镰刀之前砍下对方的脑袋,只是当他手中的兵器传来震动的时候,他的眼前就是一花,再看向那个怪物的时候,眼前却出现了一个身穿绿袍,正用两根筷子架着他们彼此武器的人。
“你们,是想在这里打架吗?”
背着一包衣服的易,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