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9gt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起點-1298 湖州縣令鑒賞-bcg1o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保护个屁!”
被挤得都快喘不上气的萧寒刚翻着白眼,恼怒的骂了一句,又突然觉得这句话骂的有些歧义,他们保护的,可是自己……
幸好,此时这里的异动,很快引起了码头上其他人的注意。
有人看了看那跑来的一堆人,认出其中一两人,顿时惊呼失声:“啊?那不是咱们的县令大人!”
“咦?还有城西的黄老爷!”
“哎!看哪,北城的粮号孙掌柜也在后面!”
当然,也有人没有见到父母官的那般激动,只是在那好奇的嘀咕:“他们这是怎么了?怎么跟狗撵兔子一样?”
旁边,有人听到了嘀咕声,赶紧捂住这家伙的嘴,一边左右四顾,一边低声呵斥“嘘!噤声!让人家听见,你以后还想不想在湖州过活了!”
“呜呜……”被捂住嘴巴的那人翻着白眼不知说些什么。
“什么?你说什么?”
“呜呜呜呜……”
“你说话吧!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总不会你不说,我就知道,你说了,我反而不知道……啊!!!”
“告诉你赶紧放手,你还不听!”被捂住嘴巴的那人吐了两口吐沫,看着那捂着手掌在地上乱蹦的唐僧恨恨的骂道。
四周人的议论嘈杂声纷起,这些声音自然也传到了甲一等人的耳朵里。
等听到来的是县令,他们立刻松了口气,虽然心中还是有些奇怪,但起码不像刚刚那般紧张,围成一团的阵形,也跟着松散了些。
而就在队形散开,萧寒终于可以喘口气的时候。
前面,跑的最快的一个干瘦老头已经跑到了众人面前五十来步的地方,远远的就开始拱手作揖!
“哈哈哈,萧……”
干瘦老头一边朝这里行礼,一边欢喜的大笑,老脸上的皱纹似乎都要被抻平了。
不过,就在他即将要喊出萧寒名字时,这才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止住脚步,沉着脸往旁边一瞪:“本官来此有事要办,闲杂人等,速速退去!”
这句话说完,那些围观的人顿时就跟受了惊吓的鸟群一样,齐齐往后退了好远好远!
就连在江心船面上看热闹的旅客,也随大流的把脑袋缩了回去,由此可见,这位县令在这儿的威严,不是一般的大。
“哈哈,萧侯,您终于到了!”喝退了众人,等再转过脸,看向被人团团围在中间的萧寒,那老头却瞬间又换上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这等变化,看的愣子都有些直眼,难道这老头天生长了两张脸?!
“下官有失远迎,还请赎罪!”老头再次郑重施礼,起先跟在他后面的几人这时也赶了上来,见状,也气喘吁吁的跟在老头后面一起行礼。
“咦?你认得我?”萧寒见到这幅场景有些惊讶,推开挡在他前面的几人,步态有些虚浮的走到前面问道。
“咳咳,下官今天第一次有幸见到侯爷!”老头小心的抬头看了萧寒一眼,等看到他的脸色肃然,不似欢喜,又连忙把脑袋垂下,神态恭敬的回答。
“第一次见,那你这家伙怎么知道是我?”
萧寒眉头微眉,心中浮起疑问。
虽然他现在已经想开了,不再刻意隐藏身份,但是同样也没大张旗鼓的去宣告天下。
那面前这湖州县令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他是属狗的,鼻子这么灵!自己一来,他就闻见味道赶了过来?
当然,这也就只是个笑话罢了,就算这老头属狗,萧寒也不是肉骨头!
所以,等萧寒转念一想,心里多少就有了一些眉目。
好像,今天早晨还在苏州的时候,手下人就曾拿着自己的身份,去官府里打听余粮的事。
这样说来,如果身份走漏,八成就是那时候的事,至于剩下的两成,则要定在润州那个怂包县尉身上了。
想清楚这些,那刚要问出口的话,萧寒就不好再问了。
毕竟人家作为地主,来迎接自己是为了尽地主之谊,为了给自己面子,而不是让自己当贼一样盘问的!
加上接下来的事情,多半还要落在面前这个小老头身上,萧寒觉得自己没必要非得跟个二愣子一样,打破砂锅问到底。
于是乎,萧寒只是一愣,很快就抬了抬手,用同样热络的语气说道:“哦,那便难怪!我说我怎么对县尊没有什么印象,不过今天既然在这遇上,也是幸会。”
两人间,一老,一少,一个行礼作揖,一个只是微微抬了抬手,这让偷偷看过来的人都吃了不小的一惊,有些迂腐的人更是在心里,给萧寒打上一个不尊师长的标签。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这也是没法呀!
都市高原 青青芸豆
只怪两人的身份相差太过于悬殊,萧寒要是也郑重回礼,这县令估计就要羞的跳江了!
现在,就算是萧寒抬抬手,那也是看那县令占一个年纪大的便宜,否则完全可以把他当孙子一样呼来喝去。
“幸会,幸会!”县令见萧寒露出笑脸,连忙陪笑再次拱手。
他起先看萧寒面色不虞,还暗暗在心里叫苦,以为自己紧赶慢赶,马屁还是拍到了马腿上。
等现在看他面色转好,这才放下心来,接着又说道:“今天下午得苏州府台大人快讯,下官就与城中几位绅长一直等候在这里,没想到萧侯您真的大驾光临,实是我湖州官员百姓一大幸事!”
得了,看来消息确实是从苏州泄露的,倒是小小的冤枉了润州县尉。
萧寒听了这句又似虔诚,又似表功的话,思绪一瞬间飞了出去,飞到了那个很快就要发生大变化的润州,对面前这个小老头的话充耳不闻。
后来,还是小东察觉出异样,知道自家侯爷又神游物外了,赶紧上前偷偷拽了拽他,这才让萧寒思绪回归了身体。
“哦?苏州府台大人?”走神了,实在是没注意到这县令后面说的话,萧寒只好捡着他开头的话随意问了一句。
不过,那老头县令却不知萧寒压根没把他的话听进去,此时听他问起,立刻红光满面点头道:“对!府台大人今早得知萧侯途径苏州,急忙赶往码头,结果等他到的时候,侯爷您已经起锚开船了,府台大人懊恼之下,这才派了快船先行一步通知沿岸官府,准备迎接侯爷大驾,他随后就到!”
“还是别了!”萧寒摸了摸鼻子,苦笑一声,心道你们倒好,既想拍我的马屁,又想在府台面前表功。
可是自己来这里,可是办事的,不是跟你们一群地方官迎来送往的。
豪门弃女的逆袭
今天这个府台大人到,明天那个别驾到,后天刺史再来,那他还用不用干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