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超腦太監 txt-第1093章 蓮劍(二更)熱推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老爷,这位卢峰主可是野心勃勃,得了此心法,那便是天佑之。”叶秋轻声道:“要不然,跟他说一声?”
“他会信?”冷露不以为然的道:“叶师姐,越跟他说,他越是坚信不疑的。”
“唉……”叶秋叹道:“得意便忘形。”
她虽然知道这是人之本性,可见得多了还是难抑悲悯,人心弱点太多,太容易被利用。
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人去鼓动他,拍拍马屁,再描绘一下远大前景,他一定无法抗拒,就会做出不测之事。
“算了。”李澄空道:“且由他吧,此事也没什么,寒峰映雪神功也有独特之妙,练了也不会死人。”
“是。”两女应道。
“那教主,我们便去啦。”叶秋道:“我们想再练一门心法。”
“嗯,你们随便选吧。”李澄空颔首。
她们身为青莲圣教的圣女,性命悠长,而且近乎不老,所以清闲得很。
多练一门心法,就多一种消磨时间的手段,青莲圣典上的武学多的是,圣女都能练。
“我们想练青莲剑诀。”
“剑诀?”李澄空皱眉:“何必练那个?主攻杀伐,你们不需要的。”
青莲剑诀乃是杀伐之术,剑诀一成,百米之内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
“我们觉得,还是要练一门杀伐之术。”叶秋轻声道:“免得成累赘。”
李澄空失笑。
冷露道:“教主,我们现在只能看看人心,除此之外派不上用场,实在是太有负圣女之名,圣女可不仅仅是观人心的吧?”
“你们呀……”李澄空摇摇头。
“请教主首肯!”叶秋坚持。
李澄空叹口气,点点头:“罢了,你们既然想练,那就练吧,但要知道练此术很苦,别后悔才好。”
青莲剑诀威力惊人,但修炼也艰难,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其痛苦。
尤其是要人剑合一。
这里的人剑合一不是感觉上的合一,是真正的合一,根本就是凝练出青莲剑气。
这一步是最痛苦不过。
青莲剑气乃是内力所凝,但纯之又纯,在凝练剑气的同时也要锻炼经脉,从而让经脉能够容纳这剑气。
青莲剑气的威力正是来自于它的精纯,入体之后与刀剑无异,甚至比刀剑更霸道可怖。
它伤人的同时也伤己。
如果经脉达不到足够的坚韧,剑气就能杀死自己,所以锻体与凝剑气同步。
所以青莲剑气同时伴随着青莲洗脉诀,青莲剑诀与青莲洗脉诀要同练。
“教主放心,我们晓得。”冷露道。
李澄空点点头。
两女一闪消失无踪。
徐智艺轻声道:“老爷,她们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
“嗯——?”李澄空扭头看她。
徐智艺道:“两位圣女的感觉应该更敏锐,她们是感觉到了什么,才决定修炼剑诀吧?”
“没有。”李澄空笑道:“智艺你想多了。”
徐智艺看看他。
李澄空道:“烛阴司最近如何?”
徐智艺看他不愿多说,也不再多问,轻轻点头:“现在看,烛阴司还没腐化。”
“嗯,腐化得太快就让人失望了。”
“老爷,”徐智艺道:“种子已经派出去了,会用到他们吗?”
“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李澄空叹道:“烛阴司终究还是会四分五裂的。”
“……应该很久吧?”
“那可未必,一旦局势变化,就会快得让人措手不及,早做准备为好。”
“有了这些种子,应该没问题了吧?”
“再准备两批。”李澄空摇头道:“这些种子焉知不会变化,成为坏种子。”
“……是。”徐智艺点头。
如此小心,也只有老爷才会如此了。
李澄空负手踱步,神情悠然自得。
“老爷,小王爷成了亲,就算彻底的解脱了吧?”徐智艺忍不住笑道。
看到李澄空如此轻松自在,她的心情也莫名变好。
一直以来,他虽然是天下无敌,却如一直有人在身后紧追不舍一般,精进不止,毫不松懈。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超腦太監 蕭舒-第1093章 蓮劍(二更)鑒賞
这让她们的心弦也紧绷着没办法放松。
李澄空笑道:“差不多解脱了,剩下的事就看弦儿了,该他担起责任了。”
“小王爷是没问题的。”徐智艺笑道。
“他还好。”李澄空点点头。
他不得不承认独孤弦是合格的继承者,拥有足够的智慧与修为及脾性,能撑得住南王府。
况且他对南王府也没那么看重,如果到了撑不住的时候,分裂也未必是坏事。
正说着话,袁紫烟轻盈而来,笑道:“老爷,还真扫出一批家伙来。”
徐智艺道:“有漏网之鱼?”
“那些死心塌地不报仇的没理会,找到的是那些仍想报仇的。”袁紫烟道:“一共二十几个,修为都不弱,一旦联合起来,会造成大麻烦。”
不说别的,如果这二十几个大宗师联手对付飞雪宗,足以灭掉飞雪宗。
当然,李澄空派了护卫或明或暗的保护,但如果这二十几个大宗师偷袭,即使南王府能及时救援,也未必能一个不损失,都是让人痛心的。
刚开始时,赵茹可能气恼那些敌人,可折损几次飞雪宗弟子,她就会有别的想法,会想终究是受南王府连累。
“解决了?”徐智艺问。
袁紫烟点头。
“应该还会有,只是藏得更深。”徐智艺道:“这些没挖出来的更可怕。”
“这些人太难挖。”袁紫烟也觉得没错,肯定还有没挖出来的家伙。
只是可惜,烛阴司再强也不是无所不能。
徐智艺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道:“无妨,随他们去吧。”
“老爷,你肯定有办法的。”徐智艺轻声道:“但为何要留着他们?天道盟的那些留着还情有可原。”
天道盟的人与南王府有默契,不会闹出人命,为反对而反对,而那些深藏的仇人则不同。
他们是隐忍的暗处的毒蛇,随时会一跃而起造成莫测的损失。
李澄空摇头。
“老爷,到底为何?”袁紫烟忍不住问。
李澄空道:“他们没有杀意之前,确实找不到他们。”
“不会吧?”袁紫烟不信。
她知道其实想找出这些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李澄空施展奇术,类似于观星诀与问星术之类的奇功。
但不能凡事都要他出手,否则,烛阴司也没存在的必要了。
可当烛阴司无能为力的时候,他就应该出手了,还不出手那就太急人。
李澄空笑笑:“他们能藏到现在,都是厉害的,都有奇宝或者奇术遮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