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 愛下-三百九十二 喜看書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扶好,对,就这样抓紧我,放心,我不会痛的!”欧阳给萧邦示范着如何用双手死死抓紧他的胳膊。“来,预备,一!二!三!起!!!”许飞、欧阳一人驾着萧邦一直胳膊,萧邦咬紧牙关,缓缓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站起来了!站起来!真好!终于站起来了!”萧邦慢慢将双手从许飞和欧阳胳膊上拿下,欧阳见状,眼含热泪。
“我就说你可以做到的!你他妈真牛逼!”许飞擦着眼泪。
希亚在我身旁,她用双手蒙住双眼,她不敢看这一幕。平时数她最爱叽叽喳喳,反而这个时候她竟会如此害怕。“快看,他真的站起来了,”我轻声说,眼含泪花。
“好,恢复的不错,很好,继续保持,试着往前走几步?”医生试探着问。突然,萧邦猛地倒地,“快扶他起来!”医生大喊。“还得需要再练习,今天就先不要尝试走路了。”
“走开,我自己可以的!”萧邦咬紧牙关,一点点、一点点的从地上爬起来,站立。他再次站好,闭上眼,深呼吸,他是想走一步或者两步的,奈何他的双腿上就像是有千斤重担似的,无论如何使劲,两腿都不怎么听使唤,始终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
“已经很不错了,今天就先这样吧,咱们回家,”我上前,给他擦了擦额头的汗。
两千一百三十二个日夜。这五年多里,我们大家一起照顾他,终于在一个秋高气爽午后,我们大家亲眼看到了萧邦自己来回的走走停停。上天一定是被我们的友情、亲情和爱情所感动了吧。不然,怎么会这么快就让他恢复好了呢?
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想留下來討論-三百九十二 喜閲讀
“一定注意多休息,虽然你现在能走了,生活也基本能自理,但是还是得有专人照顾。”
“我会的,”我看着医生,“我会继续照顾他。”
此话一出,萧邦深情的抬头望着我,他眼睛湿润起来。“谢谢你,对不起,对不起,我总是给你找麻烦…”
他坐在轮椅上,抱着我的腰,哭起来。我抚了抚他的肩膀,“别丢人了,行吗?快擦擦眼泪,”我像哄小孩一样,哄说着。
“那什么,哎呀,某人要是看到这一幕,恐怕心里的陈年老醋坛子都翻了!”希亚打趣道。
“医生,别的还有需要我们注意的吗?”欧阳问。
“暂时没有,哦,对了,回去可以给病人好好补补身体里,营养跟上,恢复的会更快些。”
“谢谢您。”
希亚画室的专用车,七座的。“多亏了这台车子,这几年经常载着你到医院来,你真该好好感谢希亚。”车上,我对萧邦说。“欧阳和许飞也没少帮助你。”
“嗨,你要这么说,那可真是见外了!我们可不是帮他啊!我们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帮他的!是不是啊?许飞!欧阳!”
“对对对!”
“是是是!”许飞和欧阳都不敢反驳。
“这要感谢啊,你最该感谢的就是身旁的这位,温贝女士,你的前妻!这些年,你可是不知道,她有多累!”希亚说着,等了一眼萧邦,“我说,萧总,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再‘进宫’啊?我可告诉你,这一回啊,我们可都是你们‘二婚’的见证人,从往后,你要是敢做任何对不起问温贝的事情,第一不放过你的人,就是我希亚!”
“就是,萧邦,这些年,温贝吃的苦头,你是一点没看着,搁谁身上,恐怕都得退缩,她可一点都没叫苦啊。对了温贝,我也好好好感谢你,谢谢你这些年替我看管孩子,谢谢。”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我想留下來-三百九十二 喜閲讀
“行了啊,你们这是干嘛呀!别再说了,再说我这心里都该不好受了。这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希亚,谁跟你说我要跟他复婚的?”
“不打算复婚啊?不复婚,你一个前妻,这么多年累死累活的,照顾他干嘛啊?闲的?”
優秀都市小说 我想留下來 起點-三百九十二 喜相伴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九十二 喜讀書
“对,闲的!”我看了希亚一眼,“我可没打算再结婚。”
他们不再说话,只尴尬的瞅了瞅萧邦。
“都留下吃饭吧,哦让阿姨多烧几个菜,”我对欧阳他们说。
“算了,饭就不吃了,不差这一顿,下次吧,你们俩,待会儿先去趟画室,我有点事,晚点到。”希亚看着许飞和欧阳说。
“什么事啊?不能等吃了饭再去吗?”
“不能,我这性子,你们都知道的,走了啊,回见!”目送希亚、欧阳和许飞三人离去,我轻轻关上门。
“阿姨,今晚加餐!”我开心的说。
“看你这样子,就知道是萧先生的恢复超预期了,放心吧,今晚一定让你们大饱口福!”
“谢谢阿姨。”
“应该的!”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 線上看-三百九十二 喜看書
“你要不要喝点水?”我走进萧邦的房间,问他。他正再看财经新闻。
“可以,谢谢。”
我倒了一杯水,给他放到床头柜,“有一点烫,晚点喝。”水放下,我欲起身离开,肖邦一把抓住我的手,“小贝,”他眼睛湿润,深情的望着我,“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年对我的照顾,谢谢你对我爸爸和小宝的照顾。我,我,我…”
“照顾小宝,是我分内的事情。只是你爸爸,我没想到他后来会那样,对不起,我没能劝住他,”我看着萧邦。
“不不不!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爸爸一定是没耐心等下去了,所以才做那样的傻事。谢谢你替我料理他的后事。”
“不客气。你好好休息吧,等下饭菜好了我给你端过来。”
“嘿!又把我当植物人?”萧邦笑了下,拍了拍他的双腿,“它们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
“哦,我忘了,那我先出去?”
“好。”
轻轻关上萧邦的房门,我走到厨房,“阿姨,辛苦你了。”
“你这孩子!一天天的,净说些客气话。我这不是应该的吗?你每月除了给我正常开工资,还隔三岔五的给我买礼物,我还要谢谢你呢!真是做了几十年的保姆,头一回遇到你这么心善的雇主,我开心呢!我每天做事情啊,心里可带劲了呢!”
“那就好,我就怕你觉得在我家做,太累。如果真的觉得累,你可以告诉我的,到时候我再给你加工资。”
“不用不用!我的工资已经够高了!你真是个善良的好丫头啊!”
“哈哈!还丫头呢!我都快四十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