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第1096章 解惑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陪我说说话,不要一脑门的苦大仇深!你师叔我打打杀杀了上千年,最后才明白有时候能轻轻松松的和人摆龙门阵也是一种乐趣!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劍卒過河-第1096章 解惑閲讀
累了一辈子,最后可不想再去考虑这些大事!
剑脉,我不亏欠,引以为豪!至于天道,去他-奶-奶的,留給别人去头疼吧!”
娄小乙没有悲戚,他就不是这样的人!要离开的人都不悲伤,他哭哭啼啼个屁?就不能让别人走的更洒脱么?反正大家迟早都有这一遭!
米师叔身上的佛力他能解一些,凭借他有点深度的功德力量!但却解不彻底!因为这些伤情已经彻底的互相纠缠融合到了一起。他能做到的,只是让米师叔半死不活的再拖几年!
没有剑修会忍受这样的挣扎,之前能忍是因为心无所寄,现在不同了!
“师叔去过青空么?”
好看的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 txt-第1096章 解惑
“为什么要问青空?你不应该是问五环的么?青空我当然去过,不过那还是很久以前的事,怎么,那里有你担心的人?
不用问了,按照修真界的大概率,不管是你的道侣,朋友,哪怕儿子孙子,熬不下去的,估计是死透了,等你回去,都不一定能找到坟头!”
娄小乙就无语,老家伙这是在报复他之前的出言不逊呢!这小气的!枉称前辈!不过要比气人,他可从来就没有含糊过谁。
“弟子倒没有多少可挂牵的,只不过当初是从青空钻进的空间裂缝,故此有此一问。
弟子比较怕受约束,儿孙没有,师长空缺,道侣遍地,青空没了,周仙还是有些的!
便周仙的也没了,您瞧瞧,这大群的鲵壬,您猜他们请我回来是做什么的?
嘿嘿,就是请弟子回来耕地的!至于您这里,不过是随便过来看看!
师叔,您都来这里数十年了,耕了多少地了?咱们轩辕的道统有教无类,您也可以开开枝蔓蔓叶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米师叔很郁闷,他发现轩辕的无法无天在这家伙身上表现的尤其明显,也是,胆子不大,又怎么会一个人跑来这么远的地方,还过的有滋有味的?
“你小子,我警告你!鲵壬可没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那些纯粹的善良种族,在宇宙修真历程中早就被淘汰了,剩下的必有其生存的底牌!
我虽然被她们所救,情份是有的,可不代表就认为她们有日行一善的品质!只不过还没看明白她们的目的所在而已!
现在先警告你,省的你牡丹花下死时,怪师叔我没提醒你!
现在大道崩散,纪元改变已成定论,你的那些大道生命种子还是自己留着的好,别满世界洒去,洒出一堆的因果羁绊我看你日后如何收场!”
娄小乙呵呵一笑,“师叔,五环对大道崩散的态度是什么?咱们剑脉又是怎么看的?”
米师叔就斜了他一眼,猛然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在离开青空时还只是个小小的金丹!很多门派内情还不清楚!这是轩辕的铁律,只有在修士达到元婴后才能一一解锁!
这小家伙现在已经是元婴了,按照轩辕的规矩,他也有资格知道一些门派的秘辛,既然短时间内还回不去,自己就有义务承担这个解惑的责任,以免小家伙在未来的道途中闹出笑话,甚至判断错形势。
天道好轮回!数百年前,自己和成师兄把这个小家伙带到了五环,数百年后,他又要給他普及轩辕剑派最核心的隐密!看起来,嵬剑山和这个小家伙的缘份是割不断的,这让他很欣慰。
这些东西,在剑脉中是不分彼此的,在剑脉的高层大修中,那个人的存在不是秘密,生前也和嵬剑山,苍穹剑门的关系极深,是整个五环剑脉共同尊崇的人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地位还在各家的创派老祖之上!
“你在周仙这里,当功德太虚开始崩散时,可曾听到过一些对剑脉的风言风语?”
娄小乙马上反应了过来,“当然听说过!他们说人为毁掉先天大道的第一个黑手,就是我剑脉人物!但这种事好像不能落于文字?所以我也找不到类似的记载,只能是道听途说,但看这样子,很多道门中人都对此并不陌生,反而是我剑脉自己对此忌晦莫深,也不知是什么缘故?
师叔,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么?”
米师叔定定的看着他,“小乙!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涉及重大,你只需记在心里,不要出去乱说!你要记住,别人都可以说,偏就你不能乱说,心中明白就好!”
娄小乙有些困惑,不过他是知道轻重的,知道师叔要说些不方便入他人耳的大事了。
“弟子明白!他们能说,因为不关他们的事!是旁观者外,不受冥冥中的因果沾染!
我们不能说,因为我们是剑脉!在因果之中!是当局者内!”
米师叔点点头,“还好,还不傻!
那么我要告诉你的是,黑手第一个崩掉道德的人,确实就是剑修!
而且,就是你们轩辕剑派的十三祖!
你说,这样的事关天道的大事能是随便能说出来显摆的么?是剑修小筑基出去和人打架,满嘴我十三祖如何如何,能这样么?
所以,穹顶铁律,修士不入元婴,关于你轩辕十三祖的事一概不提!也不落于文字典籍!只等到了元婴,才会解锁一部分,到了真君才能了解大部分,想完全搞明白,恐怕就是半仙也做不到!
你要知道,道德大道可是大罗金仙的果位,妄议揣测是要遭天谴的!尤其是我们这些干系极深的五环剑脉修士,那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
娄小乙被这个消息震的有些懵!他早就听鼻涕虫等人说过崩道德的是剑修,但却从来也没想过这么牛赑的人物竟然就在自己的师门?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
对此,他一点也没什么负重之感!一点也没觉得这么大的压力下,是不是会給自己未来的道途造成什么麻烦?
还是那句话,这样的疯狂行为很对他的心思,放他身上他也会一样!
当然,他未必能达到那个祖宗那么高的层次!
“乌鸦峰?师叔,十三祖叫乌鸦?这名字真不咋地,和我这烟头有得一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