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寒門崛起 起點-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護駕護駕看書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长夜漫漫,官道不寞,钱老御史发话后,浩浩荡荡的归家队伍提着灯笼沿着杭绍兴官道继续前行,目标直指钱老御史的老家--桥头堡镇。
“老爷,听说有倭寇杀人不眨眼,婢妾怕~~”八抬大轿内,美貌姬妾猫一样娇滴滴的说着,整个人合身扑在了钱老御史的怀里,好像太害怕了,以至于她没能坐稳,扑在钱老御史怀里的她蛇一样慢慢滑落,一张俏脸埋在了钱老御史大腿上……
“不怕,唔……狸奴,不怕,有老爷在呢。”
钱老御史说着说着,忽地一张老脸不正常的潮红了起来,一双手紧紧摸着美貌姬妾的长发,闭着眼睛,嗓音沙哑了起来,呼吸也渐渐粗了起来。
官道平坦,轿夫技术精湛,八抬大轿稳如泰山,只是轿内却不平坦……
夜色漆黑,钱老御史一下灯火通明的赶路,如茫茫大海中的灯塔,想不被人注意到都难。
在前方官道三里左右的位置有一处密林,官道正好从密林中穿行而过,在密林中一双双眼睛注视着官道。他们就是锅岛直男、松浦三番郎一众倭寇。
他们早就注意到了钱老御史一行,锅岛直男与松浦三番郎在渡过齐水河后就派遣了十名擅于潜行的倭寇作为斥候,在前方五里进行侦察,这十名倭寇早就将钱老御史一行的消息传了回来。虽然他们不知道钱老御史一行的身份,但是人员情况、人数、武器装备等信息探知的一清二楚。
“吆西!正愁杀的不过瘾,又有送死的来了,呵呵,好像还是个大鱼……”
锅岛直男将众倭寇分为四部分,道路左侧埋伏了两拨倭寇,间距五十米左右,道路右侧也埋伏两拨倭寇,间距也是五十米左右,宛若张开了一个口袋。
一双双嗜血的眼睛盯着官道上越来越亮、越来越近的钱老御史一行,静待钱老御史一行进入埋伏,然后给钱老御史一行一个“终生难忘”的惊喜。
终于,钱老御史一行全部踏入了倭寇的埋伏圈,锅岛直男禁不住舔了一下嘴角,喊了一声“杀给给”,提着武士刀,一跃而起,第一个冲出了密林,闪亮登场。
黑咕隆咚中,冷不丁的,锅岛直男一声鸟语杀出,将钱老御史一行吓了一跳。
轿子里。
美貌姬妾真的被吓了一跳。
“啊!”钱老御史吃痛的喊了一叫。
轿子外,刘百户等一众护送人员在锅岛直男跳出来的一刹那,惊魂失措的抽出兵刃,待看到从密林中杀出来的只是一个髡头鸟音的倭寇后,不由的笑了起来。
倭寇?!
只有一个?!
呵呵,这不是天赐的功劳吗!!!
于是,刘百户等护送人员皆兴奋了起来,一个个跃跃欲试,想要将锅岛直男的首级转化为他们的战功。
“怎么了?”
钱老御史一边掩着裤子,一边从轿子窗户里探出脑袋气急败坏问道。
“大人勿惊,只是一个小倭……”刘百户话音还未落,就看到被他嘲笑的那个倭寇如一头疯狂的野猪一样冲入了前面护送队伍中,一脚瑞飞两名迎战的兵士,顺手一刀下去,两名兵士皆被枭首,然后猪突猛进,大杀四方。
几乎同时,前后左右四方方向鸟语喊杀声四起,无数髡头鸟音的倭寇喊杀了出来。
看到锅岛直男大开杀戒以及众多倭寇杀出,钱老御史顿时瞳孔急缩,脸色惨白没有血色,一边缩回轿子内,一边惊慌失措的大喊:“护驾!护驾!”
“敌袭!敌袭!”、“护驾!护驾!”刘百户也是面色大变,大惶恐不已的大喊了起来,但是他们的声音被四面突袭杀出的倭寇喊杀声淹没。
前后左右,四个方向都有倭寇杀出,一个个疯猪、饿狼一样,冲入队伍之中大开杀戒。
怎么有这么多倭寇?!四面八方都是倭寇!
刘百户等护送兵马一个个脸色煞白,黑暗中他们看不清具体情况,只感觉四面八方都是倭寇,鸟语喊杀声此起彼伏,感觉自己一行好像陷入了倭寇的重重包围之中!什么一百来人,什么漏网之鱼,这倭寇人数起码也得有四五百人!!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寒門崛起-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護駕護駕
顿时一个个惊恐万分。
不止如此!
倭寇的凶残生猛也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一个个倭寇如疯狗饿狼一样,跳跃着冲入人群之中就开始大开杀戒,一个个身手超绝,杀人不眨眼。
一开始,兵士还有差役还奋力抵抗倭寇,但是抵抗的结果无一例外,只是死的更快而已。倭寇太凶残了,身手又厉害的离谱,刀刀致命,挨着就伤,碰着就死!一时间,倭寇杀的明军和差役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这一段官道宛若成了屠宰场!
倭寇简直凶残生猛的不像人,活脱脱一个个没有人性的地狱恶鬼一样!
一番死伤惨重之后,在场的兵士和差役被倭寇的凶残给吓尿了!哪还有什么抵抗意志,一个个吓的哭爹喊娘、屎尿齐流,兵败如山倒……
钱老御史的八抬大轿处在官道的正中,是倭寇冲击的目标,很快就有倭寇从兵士、差役中杀了过来。
“稳住!稳住!”刘百户在慌乱之中聚集了十余名兵士,牢牢的守住钱老御史的轿子。
刘百户的身手还算可以,最开始杀过来的几个倭寇都被他手里的长枪给逼退了。
但是!
帅不过三秒!
刘百户的英勇吸引了锅岛直男的注意,锅岛直男挥刀一路杀来过来,唰唰唰、锵锵锵,刘百户只接了锅岛直男六刀就被锅岛直男一刀割喉了。
刘百户一倒,护轿的十几个兵士顿时如鸟兽散,轿夫也吓的扔下轿子就跑。
当然,想跑可不容易,跑了没多久,就一声声惨叫着被倭寇砍翻在地。
“护驾!护驾!”
轿夫跑了,轿子哐当摔在地上,摔得七荤八素的钱老御史颤抖的声音一直喊个不停。
“护驾!!护……”
钱老御史颤抖不停的声音在锅岛直男用武士刀调开轿帘后戛然而止……
钱老御史惊恐万分的看着轿外。
轿外,锅岛直男提着武士刀,刀尖还在滴血,整个人身上的甲胄如血泼一样,呲着一嘴大白牙,狰狞笑着看着钱老御史,然后一刀捅了进去。
鲜血喷溅。
锅岛直男连声被喷了一脸血,但狰狞的笑容丝毫未被鲜血影响,依旧灿烂。
“啊……”美貌姬妾吓的尖叫不已,“别杀我,别杀我,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一边说着,一边宽衣解带,想要用美色活命。然而,她的手才解开衣领,锅岛直男便从钱老御史胸腔抽出武士刀,毫不留情的向她捅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