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大清隱龍 心淨-4888 李拓爲幕鑒賞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大清隐龙
“干爹啊……干爹您来看……”小四喜正糊涂着呢,他贴身伺候的小太监突然快步走了过来。
“干爹,万岁爷翻身了,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大四喜总管已经让人准备温茶进去漱口了!”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清隱龍 txt-4888 李拓爲幕
小四喜一听点了点头,冲着袖子里那根大黄鱼的面子也得赶紧给三爷报信,一溜小跑过去没到跟前就开口“富庆大人……陛下已经醒了,你要面圣就要抓紧了……”
富庆放下跟李拓的话题说道“你在这等我想办法,我马上去面圣讨要狼符,一会就来……”
富庆转身上了御阶,这小四喜可没有走反而笑着对李拓说道“军机处的李大人吧?以前都是点头交情,也没有深交真是得罪了……”
李拓赶紧笑着躬身行礼“公公折煞了,折煞了!属下就是一个小吏,在军机处写点东西,不敢称呼大人,不敢不敢!”
“哪里哪里……李大人的名头在下听过很多遍了,李莲英李总管都一直夸赞呢!今天看见三爷这架势,那是一定要重用大才了!”
“以前在下有什么得罪或者无心之过的,记得清楚记不清楚的,在这一并配个不是,李大人您别往心里去啊!”
李拓在军机处这么多年,还不清楚这些太监的花花肠子“小四喜过来无非就是两点目的,一个是投石问路打听一下自己的底细,第二点就是提醒一下,你要是当官了发达了,那就得按照官场里的规矩办事!”
“该有的孝敬你可一点都不能少,我可是天子身边的贴身总管太监啊!”
李拓哪里不清楚这些小人嘴脸赶紧说道“公公您这可折煞在下了,公公是天子近臣,我是军机处一小吏,一个在天上云端享福,一个在地面上挣扎求活,怎么可能有什么得罪?”
“要说得罪,也是在下之前不懂事,没有多和公公多亲多近,实在是罪该万死啊!”
“富庆大人叫小人出来,不过就是听说我一直都秉笔六部的奏折,熟悉文案调我过去当个师爷幕僚,以后写电报啊,奏折什么的毕竟我是个熟手,用的方便!”
“真是富庆大人错爱了,在下惶恐啊!”
小四喜听完哈哈一笑“别自谦了,这幕僚可是好差事啊!咱们左大帅当年平长毛的时候,也是幕僚出身,最后不也独当一方了吗?”
“你好好干,将来没准就是方面大员啊!我看好你,你是督抚的料子!”
“哎呦!折煞了,我这老马可不敢吃好草料……以后但凡有些成就,也不敢忘记公公的吉言,今天借您吉言了!”
“属下看公公最近伺候陛下是不是太辛苦了,眼圈都有点黑了……太劳神喽!属下年前得了一根上好的关外野山参,都长成人形了!”
“我这福小命薄之人,也享受不了这些东西……回头让家人给公公送到宅子里去,公公熬汤补一补!”
“哎呦……这多不好意思啊!这弄得我好像来求李大人办事儿一样……”小四喜得了便宜还要卖乖。
李拓知道小人不能惹啊紧接着说道“属下回头去打仗,但凡有一丝缴获战利品,一定挑上好的补品给公公送去!”
“公公身子骨养好了,能替属下多伺候伺候皇上,那就是我们的孝心了!”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清隱龍笔趣-4888 李拓爲幕鑒賞
“哈哈哈……果然人才,李大人果然人才啊!您就是个天生当大官儿的料,这些年在军机处可是屈才了,我看好你,看好你……”
李拓总算是过关了,自古都是皇上好见,这小鬼太难缠了,他知道自己对这太监有丝毫不敬,那么以后命运可就堪忧了,他们指不定在皇帝面前灌输什么坏话呢。
一天说一句他们也受不了啊!
就在李拓和小四喜周旋的时候,富庆也向同治帝讨要来了狼符!这狼符一共两道,每一道都是阴阳相扣的。
本来清朝没有虎符制度,都是令箭和圣旨调兵,但是拐子马是全新的兵种,珲春将军知道拐子马的官兵识字率低,没有什么文化。
所以用图形来代替文字传令,关外狼多,部落民也崇拜狼图腾,所以制作金狼符和银狼符用作调兵凭证!
此刻富庆捏着的就是银狼符的阳符,跪在地上接受同治帝的训话。
“富庆啊!你刚刚说的朕也不是不知道,我这个六叔一辈子苦心经营,从道光帝那一代就开始培养党羽了……”
超棒的都市异能 大清隱龍 起點-4888 李拓爲幕分享
“如今造反肯定是声势浩大!你说的战略退避一下,也不是不对!”
“但是你不能光算军事仗,朝堂上的仗也得算……朕在太和门这都能隐隐听见宫外市井百姓慌乱的逃难声!”
“民心不稳啊!天下督抚还有东交民巷都看着呢!英国人给奕劻和奕譞提供避难,这是摆明了打朕的脸啊!”
“若没有一场胜仗,朕这江山可就真的不稳了!”
载淳用温茶漱口,之后又喝了一口参汤,摇了摇头就把参汤推到一边去了“朕没有胃口……富庆,你好好的去打,朕信得过你,能打你就打一场胜仗,如果不能打你也把朕的军队带回来!”
“朕手里的底牌……任由你使用,朕信得过你!”
人氣都市言情 大清隱龍 愛下-4888 李拓爲幕鑒賞
熱門言情小說 大清隱龍-4888 李拓爲幕鑒賞
富庆眼眶中含着热泪磕头在地“谢陛下!臣万死不辞……臣即刻就动身,星夜赶往涿州前线!”
“去吧,去吧!朕等你的好消息……”
富庆走了,载淳在床榻边上呆坐了好变天,小四喜走进屋子里来也没有问什么。
“陛下……三爷已经走了,把军机处的李拓大人也给带走了,说是要当幕僚用……”
载淳叹了口气“带走吧……只要能给朕打胜仗,带走谁都行!”
“呵呵……给朕换衣服,朕想出宫走一走……”
“陛下!不行啊,现在宫外太乱了……”
“别说了!朕也不远走,就在内城转一转,朕心里太烦闷了!”
众人不敢拦着陛下,赶紧换便衣一行十多人,从东华门出宫,而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太和门就来人了。
“陛下呢?陛下不是说休息了吗?人怎么没了?”慈禧阴冷的声音在殿内响起,留守的小太监跪在地上吓的瑟瑟发抖。
“启禀……启禀太后……陛下说要出宫走走,刚离开十分钟……”
“哼!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不安分!真是个业障,这个国早晚毁在他手里……哀家听说富庆把李拓给带走了?”
小太监不敢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磕头,慈禧跺着脚发狠的说道“又要重用汉人了?难道没有汉人咱们满人都不能打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