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我的金手指是卡皇-第一一四二章 畫眉之意,水晶的氣勢

我的金手指是卡皇
小說推薦我的金手指是卡皇我的金手指是卡皇
眉笔似乎在脸上划了一下,洛成皱眉道:“弄到脸上了?”
“没、没有呢。”
杰西卡心虚的摇摇头,忍着笑拿出手机对着洛成的脸上拍了一张,“怎么突然想起学化妆了,你不是很讨厌化妆的吗?”
因为工作的原因,杰西卡经常都需要化浓妆。
可洛成不喜欢她化浓妆的模样,为此,除了必要的时刻,她基本上都是化的淡妆。
特别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
哪怕再忙,她都会把工作中的妆容卸掉,用清纯的淡妆来见他。
不仅如此,洛成还特别不喜欢自己化妆。
在韩国,男人出门化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是出入写字楼的白领们,化妆更是成为了一门必要的礼仪。
不需要浓妆艳抹,也不允许浓妆艳抹,免得吓坏小朋友。
但简单的妆容却是必须的,否则就是对其它人的不尊重,而洛成,是太自信了,还是太自大了呢?
在洛成身前,除了杰西卡之外还有一面化妆镜。
看着自己脸颊上,那从右眉到嘴角的黑色弧线,倒也挺有意思的。
几个深呼吸。
洛成忍下了把女朋友按在腿上打PP的冲动,“然敞无威仪,时罢朝会,过走马章台街,使御吏驱,自以便面拊马。又为妇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怃。有司以奏敞。上问之,对曰:’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上爱其能,弗备责也。然终不得大位。”
杰西卡:O__O
“什、什么,你在说什么?是古文吗?”
有种智商被压制的感觉,是错觉吗?
都市异能 我的金手指是卡皇笔趣-第一一四二章 畫眉之意,水晶的氣勢看書
洛成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抬手轻轻抚过她的眉梢,柔声道:
“这是《汉书·张敞传》中的记载,意思是张敞没有做官的威仪,有时下朝,经过章台街时,让车夫赶马快跑,自己用折扇拍马。张敞经常在家给妻子画眉毛,长安城中传说张京兆画的眉毛很妩媚。有司就用这些事来参奏张敞。皇帝就问张敞有没有此事,张敞回答:“我听说闺房之内,夫妇之间亲昵的事,有比描画眉毛还过分的。”皇帝爱惜他的才能,没有责备他。”
但是,张敞最后也没得到重用。
最后这一句洛成省略掉了,这个时候说出来,有些不太合适,也不适用于他的情况。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的金手指是卡皇討論-第一一四二章 畫眉之意,水晶的氣勢鑒賞
“所以男子遇到深爱的女子时才会为她画眉,这是表达夫妻间爱慕的一种行为。
我就想着,以后学会画眉了,也能够为你画眉。”
人氣小說 我的金手指是卡皇 左岸逆行-第一一四二章 畫眉之意,水晶的氣勢看書
杰西卡身子有些酥,本还想着两人处于‘分手’状态不能和他太亲密。
可他说的话像是有魔力一般,让她全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你、你想学就学好了,我、我也会教你的,不过我的学费很贵的。”
“嗯,没关系,多贵我都愿意学。”
洛成捧着她的脸颊,缓缓凑了过去。
看着越来越近的帅脸,杰西卡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明明早就已经把自己交给了他,BOBO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会因为这突然的靠近,甚至还没有BOBO上就如此紧张失态?
难道是他下药了?
不对不对,他不是那种人,难道是别人给他的?
好啊!
果然不能让他和李炳成走得太近,都是那个花花公子,把我家成欧巴给带坏了!
可恶!
不行,得报复回去!
晚上……
咦?
自己在想些什么啊,现在该想的,难道不是眼前的情况吗?
砰!
“欧尼你不能自己一个人偷偷和我哥约会,我也要……唔……我不是故意的……不、不是,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你、你们继续、继续……”
水晶来得突兀,关门的动静也挺大。
杰西卡的理智回归脑海,赶紧从他大腿上挣扎着起身,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俏脸通红的瞪着洛成道:“都怪你,让水晶看到了!”
精华都市小說 我的金手指是卡皇 線上看-第一一四二章 畫眉之意,水晶的氣勢展示
“既然看到了,那就看到了吧。”
洛成起身,一步一步朝着杰西卡走过去,杰西卡一步一步的后退,直到靠到墙边退无可退。
“你、你想干嘛?”
本着冰山公主的骄傲,她才不会像偶像剧的小女生一样,被人用这般霸道的姿态给吓倒。
就算是洛成,也不行!
唔!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金手指是卡皇 起點-第一一四二章 畫眉之意,水晶的氣勢展示
BOBO好甜呀~咳咳……
房门再次打开时,正蹲在地上画圈圈的水晶兴奋的站了起来,看着坦然的洛成的捂着嘴的杰西卡,忐忑道:“这么快吗?”
砰!
杰西卡通红着脸踢了洛成一脚,逃跑似的离开,“我去补妆。”
洛成脸一抽,抬手就照着水晶的脑门敲了下去,“什么快不快的,你以为我们在里边做什么?”
“不是在亲亲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马上就要成年了,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啊!”
捂着脑门,水晶委屈而倔强的大叫。
所以,只是怀疑在亲亲?
洛成也有些尴尬,“以后不能随便说一个男人快,更不能说我快,明白吗?”
水晶不解道:“为什么啊?”
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
洛成眼中的鄙视是那般明显,让水晶气得不行。
可她怎么撒娇卖萌甚至是耍赖,洛成都不向她解释,至于杰西卡……算了吧。
她才不想让姐姐看自己笑话。
“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水晶委屈的嘀咕道,这是她的最后一招。
可惜,委屈对洛成的效果,并不足以掩饰这孩子此时的演技不足。
见攻击无效,水晶也放弃了,反正她来的目的不是这个,“哥,你和欧尼要去酒吧是吧?我也要去,否则我就给妈妈说你欺负我。”
这孩子,太坏了!
洛成的脸瞬间就黑了,“能有点儿新意不,成天就知道拿妈威胁我?”
水晶可得意了,霸气的站上沙发,双手插腰,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洛成道:“wuli愚蠢的哥哥哟,招数不在好坏,只要实用就行,这还是你教我的,你忘记了吗?”
洛成抬头看了一眼,有些不太自然的起身,“我去看看西卡妆补得怎么样了。”
水晶一脸茫然。
聊得好好的,怎么就走了?
突然,她低头一看,双腿不自觉的发软,脸也红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