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4dio精彩小說 透視神醫討論-第四百四十二章 敢耍賴閲讀-owqp8

透視神醫
小說推薦透視神醫透视神医
“嘶嘶……”
蟒蛇见到火光,明显害怕,不断的朝着后方退去。
白皮肤男子见状急忙对着不远处的雄狮也晃动了一下手里的火焰,顿时,雄狮也受到惊吓猛的朝着蟒蛇逃窜而去。
“嗷!!!”
两只恐怖的野兽就这么打在了一起,简单的简直不像话。
白皮肤男子见状快速的踩灭了自己的衣服,一手拿着打火机,一手拿着烧焦的衣服紧张的盯着眼前大战的两只猛兽。
雄狮凶猛,爪子锋利,撕开了蟒蛇的皮肤,鲜血淋淋,可蟒蛇庞大的躯体也已经缠绕在了它的身上并且在不断的收缩,让雄狮发出阵阵痛苦的哀嚎,仅仅只是十几秒的功夫,这一头成年雄狮就死在了蟒蛇的缠绕之下。
可蟒蛇此时身上也出现了不少的伤势,白皮肤男子见状,急忙把手中的布撕成一条一条,然后抽出一条点燃,用来震慑蟒蛇。
虽然是无比简单的一招,可的确是阻止了蟒蛇朝着他而来。
铁笼子外面,一名身材魁梧的西方壮汉见状凶狠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愤怒,拿起一把手枪就走了过去,对着蟒蛇庞大的躯体就砰砰打了几枪。
原本还有些畏惧火焰的蟒蛇吃痛,发出一道道让人毛骨悚然的尖叫,那粗壮的身体也疯狂的摆动起来,就像是一条恐怖的鞭子一般抽的整个铁笼子砰砰作响,那一条条如手臂粗细的钢筋也被抽打的变形了起来。
可周围众人不但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一个个越发的激动兴奋起来,不少人都直接把手里的酒瓶子扔了进去,狠狠的打在了蟒蛇的身上。
“砰砰!!!”
又是几道枪声响起,蟒蛇越发的疯狂,而白皮肤男子则是神情冷静的注视着蟒蛇,每每总能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蟒蛇的尾巴。
可这一幕却激怒了大怒分的人,毕竟很多人只下了一分钟或者两分钟,白皮肤男子男子存活的时间越长倒霉的人可就越多。
大量的酒瓶子,钢筋拖鞋,甚至还有女士的内衣都像是不要钱一般疯狂的朝着笼子里扔了进去。
“准备收钱吧。”
林凡咧嘴淡淡的笑道。
吴天佑一听,也回过神儿一看自己的手表,可不是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吧,整个人顿时激动的不行了啊,一百亿啊!这可是一笔巨款,便是放在九州组都不是小数目了。
“兑钱,五分钟,一百倍!”
吴天佑走到了收钱的老者面前,拿出了自己的收据,淡淡的笑道。
“唰唰!!!”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吴天佑的身上,一百亿,足以让任何人疯狂啊,更何况是这里的赌徒了。
不少人脸上的杀机,眸子里的贪婪可都没有丝毫的掩饰。
收钱的老者闻言面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致,一百亿啊,几乎是他们三四个月的总收入了,从地下拳馆开业到现在,也没有出现过如此巨大的金额啊!
可如果拒绝兑现的话,这拳馆恐怕第二天就会倒闭,毕竟做这一行的信誉可比什么都重要。
“怎么?想耍赖?”
吴天佑见状眉头一皱,杀机凛然的盯着老者质问道。
暗流
“呵呵不会,不会,我们地下拳馆开业多年,信誉良好,一百亿虽然多,可在我们这里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您稍等,我跟上面汇报一下。”
老者盯着吴天佑陪笑道。
“快点。”
吴天佑面色阴沉的说道。
“是,很快的!”
老者说完,急忙朝着楼上冲去,不一会儿老者便再度冲了下来,盯着吴天佑笑道:“这位先生我们老大已经同意支付了,还麻烦您去楼上签一下字!”
“签字?呵呵,我们下注的时候可没有这么麻烦,再者说了,去二楼,你要是把我们弄死了怎么办?能兑换,就当着大家所有人的面儿兑现,如果兑现不起,想要耍赖,就明说,大不了钱我不要了,也不至于丢了性命啊!”
林凡见状上前一步,盯着老头一脸阴险的冷笑道。
“不错,去了二楼,我们还能活着离开吗?把大家当傻子呢?如果你们想要耍赖就直说,要不就在这里兑现。”
吴天佑也急忙附和道,这里可是有两名天星位强者坐镇啊!
一旦去了二楼,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呢?
周围众人一听,一个个也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纷纷跟着起哄了起来。
“老查理,你们拳馆不会真的想要杀人家吧?”
“就是,以前兑现可都是在这里就兑现了,如果你们这样,我敢保证,明天开始这里不会有一个客人。”
“不错,兑现,兑现,必须在这里兑现!”
全场群情激奋,纷纷挥舞着手臂咆哮了起来,毕竟能来这里玩儿的可都不是什么好人,起哄,耍赖,都是他们最擅长的。
二楼,一间装修奢华的办公室内,地下拳馆的老板霍华德看着面前的监控器,整个人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虽然他是整个地下拳馆名义上的老板,可地下拳馆的利益却不是有他一个人独享。
一百亿,以他的恐怖赚钱速度,最少也要忙活两年才能够赚到啊!
可眼下这情况,如果他敢耍赖不兑现的话,恐怕拳馆第二天就要倒闭,那后果他同样也承受不起。
“该死的黄皮猴子。”
霍华德咬着槽牙,面色无比狰狞怨毒的怒吼道,随后手中的红酒杯直接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呵呵,何必生气呢?他想要钱就给他好了。”
一名穿着红色圣诞服的绝世美女走了过来,优雅的坐在了霍华德的大腿上,抿嘴笑道。
寡妇,地下拳馆的二号人物,为人心狠手辣,实力不俗,乃是帝师之境的超级强者,这些年死在她手里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可以说是比霍华德都要嗜血疯狂的女人。
“寡妇,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老子要给那个黄皮猴子打两年工不成?”
霍华德瞪着眼睛,指着监视器上的林凡,不满的质问道。
“你啊,就是个莽夫,也就是力量大一点,要不然,我说不定早就弄死你了,钱你不给,下面马上闹翻天后果你承受的起吗?给了他,我们完全可以找机会再拿回来嘛,毕竟,想要这一百亿的人可不少啊!”
寡妇靠在霍华德宽阔的胸膛上,抿嘴痴痴的娇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