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tzh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能看到準確率-947章 相逢,一觸即發讀書-azwiq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我能看到准确率
“是个什么东西?”
白诚基爱抚着凌炎双剑,此双剑虽然是极好的,但他最想要的,其实是蜀山的镇山之宝——【紫青双剑】。
即便是后来紫剑残青剑缺,经过修复,其威力也是比凌炎双剑强很多倍。
只可惜,紫青双剑归属于他父亲白石敬,他连碰的资格都没有。他父亲根本看都不让他多看几眼。
“好像……是个人。”家臣之子眺目远望,等看仔细了之后,急忙汇报:“人,真的是个人。”
“人?”白诚基这才回过头来。
若在地球上,看到个把人,那是很正常的事。
可是,眼下这地方是月星,在月星上看到人,是不正常的。月星有常见的几大种族,唯独没有人族。
“送死的来了。”白诚基仅看了一眼,似乎就看清了那个黑点是谁了,嘴角立刻露出一抹阴邪的笑容来。
家臣后裔没有白诚基那股眼力,又等了一会儿才看清楚那黑点是谁。
当他看清之后,忍不住就呼喊起来:“是秦枭,原来是秦枭,这小子居然还没死。”
其他几个人也议论纷纷起来。
当初刚来月星那会儿,秦枭这小子竟用金丹偷袭白石松、白石旦这两位长老,更从高贵的蜥人手里救走了一只女精灵。
那位高贵的蜥人追杀了他有好几百里,白诚基和他身边这些人,以为他早就死了,却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活着。
“他居然没死!”
“当初那位尊贵的蜥人阁下,难道没追到他?”
“你们别忘了,这小子有一门特殊技法,那是公羊弘一当年留下来的绝技隐身术。凭借此术,他能逃掉也不稀奇。”
“他居然还敢出现在这里,还真是嫌命长,特意来找死的。”
七个人,此时差不多是露出了同样一副笑容来。
他们在来月星之前,就不怎么看得起秦枭,如今,他们都掌握了尊贵的蜥人族传授的上乘武功技法,其心中就更加看不起这个夺舍了蝼蚁凡人的秦家子了。
“少主,我们该对秦枭做何发落?”白氏家臣后裔白洪问道。
“你觉得呢?”白诚基依旧在抚摸凌炎双剑,看起来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以白洪的聪明,自然也明白白诚基的意思。
‘以少主的境界,本就不将秦枭放在眼里,如今少主已经更上一层楼,这区区秦枭已经根本与少主不是一个档次了。若要少主对他动手,那简直是太抬举他了。’
想到这里,白洪双手一抱拳:“属下得少主指教【裂八剑法】,正想找个人试试剑,秦枭这颗人头,就由属下来摘取吧。”
白诚基微微颔首,算是应了。
白洪说完就从上长祭出了一柄鲜红色的古剑来,此剑名为惊渱,为通灵八等。
八等法器可养命!
其等级虽然不高,却也是一柄好剑。
“出鞘!”
白洪一声断喝,惊渱飘上天空,宛若一道天外流星,冒出了森森火焰,直逼陈靖而去。
陈靖双手负背,脚踩灰人族的飞行法器,悠哉悠哉而来,陡见这惊渱飞来,他手中也祭出了圣火令,往前一甩。
啪!
一声闷响,火光冲天。
逍遥村医 子与鱼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惊渱被当场拦截住。
白洪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但是武器方面,他的惊渱绝对不是圣火令的对手。
圣火令的名气虽然没有紫青双剑那么大,但只有了解历史的人才知道,圣火令可是跟紫青双剑是同级别的。
只不过紫青双剑是攻伐之器,圣火令攻防一体,在进攻方面是逊色紫青双剑的,这才给了人一种它不如紫青双剑的印象。
实际上,若论使用性价比,它其实比紫青双剑还要高一些。
“呵呵,我刚来,你们就这样招待我?”
陈靖脚下的飞行器突然加速,只见他身影一闪,右手抓住圣火令,狠狠在惊渱剑的剑身上斩了一下,惊渱剑当场就被他斩成两段。
“白洪?你居然也敢对我动手?”
这些人来之前都有在天域报过名字,所以陈靖记得他,知道他是白氏一族的家臣。
“我难道就不能对你动手?”白洪冷笑一声,心中却是剜痛。惊渱剑就这样被斩断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陈靖落地,收起了灰人族的飞行器。
白诚基在边上冷眼旁观,却忽然之间,对他的那对飞行器似乎来了点兴趣。
不过,他仍是一句话也没说,似是想看看自己的手下要如何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秦家子。
若在天域,白洪绝对不敢与陈靖顶嘴。
因为尊卑有别,天域三足天共为一体,陈靖怎么着也是曼陀峰之主,不是他这个小家臣可以有资格顶嘴的。
但在这,谁他妈管你是曼陀峰之主?
只要杀了,就地一埋,就屁也不是。
“秦枭,别用那种口气跟我说话。你以为这还是在天域?你以为在这里我也会敬你为曼陀峰之主会对你忍让三分?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白洪冷哼一声,左手一招,断裂的惊渱飞了回来,被他双手一接,以灵力强行融合修复。
“所以你就要以下犯上?区区奴才,要对我动手?”陈靖冷笑。
“错,不是对你动手,而是要杀你。你刚刚斩断了我的惊渱,接下来,我也将会以一招你从没见过的惊世剑法斩断你的蝼蚁皮囊。”白洪握住惊渱,剑尖朝下。
“我从没见过的惊世剑法?”陈靖感到好笑地看着基地里的七个人。
眼下的这七个人,似乎都膨胀得有点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看来你们应该是在蜥人族那边学到了很多东西啊?这是准备回天域称霸了?”陈靖笑道。
“告诉你也无妨,你猜的没错,我接下来用的剑法,正是高贵的蜥人族所传授的惊世剑法。我知道你懂得隐身术,可在我施展此剑法后,你就算有隐身术,也是没用的。”
白洪很骄傲,很自信。
裂八剑法,一剑八斩,覆盖面积极广。
以他素以为傲的快手剑施展裂八剑法,纵是隐身术又如何?只要跑不出他的剑气范围,也同样是个死。
“蜥人族肯传授你们技法,这说明你们这段时间在给蜥人族当狗,并且做了很多卑贱的跪舔之事?”陈靖嘲笑道。
白洪面色一恼,反笑道:“当初分开前,你冒死救了一个女精灵,不知道你又有何奇遇?精灵族又能给你什么?”
接触了蜥人族后,他们才知道,精灵族其实根本帮不到人类什么。所以陈靖救了女精灵也是白救,精灵族以元素为魔法,无论是修炼法还是武技之法,统统不懂。
“你一个人类,应该也学不会精灵族的魔法吧?”白洪嘲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