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超品漁夫-第二千一百七十一章 即將消失的世界膜壁看書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超品渔夫
殷东笑了一下,没说话。
在他身边的战士们,也是一脸的懵逼,虫群压境,他们也用炮火狂轰滥炸,扫清一片区域的魔虫,炮火一停,马上就有魔虫汹涌而来,填补了空白。
不像殷东控阵弄出的大漩涡,像一个巨大的黑洞,疯狂吸扯魔虫群,很快就在阵法防御罩外形成大片空白区域,而远处的魔虫群想逃,却还是被巨大的吸力扯进漩涡。
有个战士跳到一块大石头上,用望远镜看了一会儿,惊叹:“啧啧,殷教官厉害了,远处的魔虫群都转向了,不敢朝这个方向来了。”
“来,肯定还会来的。”殷东笑着,余光扫到一只像虫王的大家伙,控制一根噬血树枝条,咻的射去,洞穿虫体,把它活捉过来。
一道龙威镇压而下,殷东传去一道意念:“虫群要去哪里?”
“去……世界的尽头……”
虫王有些迟钝,慢了半拍才了一道意念,透出一些惊惧,但并没有抵触,明显把身具龙威的殷东,当成了高等魔族。
殷东听来自中域的蠢雕说过,世界间隙的膜壁,在深渊世界,被称之为世界的尽头。
“世界的尽头有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去?”殷东忙问。
“……要消失了……进入新世界……逃出……牢笼……”
虫王缓缓的回复,复眼中陡然爆发出亮光。
殷东眉头一紧,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世界的尽头消失,也就是世界膜壁要消失了,蓝幻界跟深渊世界的最后屏障消失,深渊世界的魔物大举入侵蓝幻界,固然是蓝幻界的灾难,但毗邻的蓝星,跟蓝幻界正在融合,必然也会被殃及。
甚至,因为深渊世界跟蓝星的虚空裂缝大量出现,蓝星生灵也将面临大量深渊世界魔物入侵,生存之战,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了!
想到这里,殷东坐不住了,决定马上赶去看看世界间隙膜壁还有多久消失。
他让战士们火速撤离,并毁掉了传送阵。
随后,他又对阵内的那些圣门弟子说:“趁着附近区域魔虫群被剿灭,你们赶紧离开,回去向圣门高层说,世界间隙膜壁马上要消失了,让他们早做准备。”
圣门弟子都不想离开这座阵,有个弟子鼓起勇气说:“我不想,想留在阵内,可以吗?”
殷东说:“华国军方将放弃这个基地了,接下来会有更多的虫群,或者魔兽群过境,这座阵还能撑多久,谁也不清楚,你们现在不走,可能永远都走不了。”
这话一说,圣门弟子都吓到了,只得表示愿意离开。
“阵内还有一些物资,都送给你们。”
殷东把阵内的物资,都送给了这些圣门弟子,等他们离开之后,也悄然离开,留在空荡荡的一座阵,以及一株吞噬大量魔虫后茁壮成长的噬血树。
离开沼泽地,殷东打开通讯器,拍摄沿途的景物,同步上传到资料库。
等他视野中出现世界间隙膜壁时,也同步上传了他所看到的景象:那一片无比幽暗的天地尽头,没有光,透出一种令人心悸的暗。
上一次,蠢雕受到世界规则压制,远在百丈外就无法飞行,被迫降落,而这时,殷东看到了百丈之内有不少的魔虫聚集。
殷东在虫群中独自前行,丝毫感应不到压制力,而他身上散发的无形龙威,也让魔虫们没有一个敢招惹他,还纷纷让开路,不让的……都被他身周旋转的气漩,扯进去,连同天地之间的能量,被吞噬炼化。
魔虫们的复眼,盯着殷东轻松前行的背景,如看神明。
殷东一路顺畅的前行,来到世界间隙的膜壁之下,看到他布下的那座四九归元阵,汲取世界间隙膜壁的能量,已经晋级,覆盖的范围也扩展了一倍有余。
他身形一闪,如鬼魅一般进入阵内,就看到阵内的传送阵上白光一闪,陆将军带着一群军方高层,出现在传送阵上。
“陆将军,你们也来看世界膜壁是怎么消失的?”殷东笑问。
“他们来看世界膜壁消失,我不是,我来看你小子的。”
陆将军笑着,上下打量了殷东一番,戏谑笑道:“几天不见,你小子又闹出一连串的大动静,早知道我该跟你一起走的。”
“您走了,这边没人坐镇可不行啊。”殷东笑道。
“什么坐镇?你就是嫌弃我这老胳膊老腿的,给你拖后腿了。”
陆将军开了个玩笑,又道:“昆仑基地的事情查清楚了,驻守战士中有个叫沈立钧的,是道天大世界的钉子,对掌控阵符的周少尉施展了控魂术,让他关闭四九归元阵,不过周少尉在虚空翼人来袭时清醒了片刻,开启阵法后,毁掉阵符,阻止虚空翼人进传送阵,但其他战士也被挡在了阵法防御罩外。”
“又是姓沈的!”殷东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他跟沈红雷的恩怨,陆将军早就清楚了,笑了笑,说道:“沈立钧跟沈红雷并没有关系,他的曾外公是龙阁弟子。”
殷东挑了挑眉,没再继续这个话题,目光扫向突然晃动了几下的世界膜壁,隐约看到有裂纹出现。
“该不会现在就消……”
话没说完,就见那一那一片无比幽暗的天地尽头,直接崩碎,那一种令人心悸的暗中,无数光束迸现,流光溢彩。
“你们……”本来想让陆将军他们离开的,但殷东又担心传送途中出现什么变故,又改口说:“都留在原地不要动!”
从他的涡墟中,无数碧桫树枝条飞扬而出,瞬间交织成一个细密的树笼,护住了陆将军等人。
紧接着,小宝他们几个小家伙也从涡墟中被移出来,都是一脸的懵。
殷东又问米馨:“世界膜壁消失,应该会有什么好处的吧,要不然那些魔虫为什么都涌了进来?”
米馨并没有直接回答,从涡墟中出来看了一会儿,一脸认真的说:“把我的本体移出去,用神树枝捆住。”
殷东反问:“你能保证不会魔化,变成失控的血煞体?”
“我大概率是要魔化的,但是世界膜壁消失时的能量,能让血煞体进化,但你的碧桫树枝条是神级的树枝,应该能捆住进化之后的血煞体的……吧?”
在殷东的目光逼视下,米馨说不出谎话,心虚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