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bk8o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討論-第一百七十四章 使英雄做罪人-0j53i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图林手足冰冷。
这真是神灵的裁决,多少生命在他眼中连眉头都不会皱,“与我何干”。
而自己居然无力反驳,对方是苍龙星的神灵……世仇两百五十年,这样的结局岂非理所当然?还指望人家的父神怜悯你?
但图林还是意识到,这里不是没有谈谈的余地。
因为仅仅如此,完全是对方在告诉他情况,而不是向他了解情况。难道光是问问以前有没有勘察过,这就要特意找个环境好的地方私聊?吃撑了。
可见对方应该还有些其他想法,是需要自己私密谈话的。
比如说,对方如果仅仅是感兴趣,为什么要打草惊蛇,将红月轰得遁走虚空?
说明红月对他或者他想保护的人可能有一定的不利,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女剑侍战斗受伤的过程中很有可能被红月大量吸取生命力,他是在保护自己的剑侍。
而那女剑侍还未必知道这一点。
此外,只要稍微扩展开想想就会想到,一旦这红月更加壮大了、影响力更广了,是否会影响到他苍龙星?所以他压制了一下,至少让这颗红月不要“太嚣张”。
这是可能谈谈的基础,但很明显,这种重大的事情,能够资格配合他想法的人的不会是自己,而是女皇。
基于双方的仇敌身份、以及现在明显是泽尔特不利的局面,这位神灵也不可能想平等合作,最大的可能是打算征服了再说。
图林知道,自己唯一能让对方感兴趣的,就是泽尔特高阶主教的身份,而且对方也不是为了获知信息的——那只要心灵探索就可以。他很可能是要自己做奸细……
毕竟控制心灵之类的术法有很多隐患,万一撞上高明之辈还会被看穿,只有自己愿意做奸细,才是真有价值的。
但是那样做,等于救了矿星军队,却卖了整个泽尔特。
图林神色不断变幻,始终不再说话。
看那眼里闪过的电流都快短路了。
夏归玄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他一阵子,对怀中凌墨雪道:“倒是每个文明都有一些可敬者。”
凌墨雪淡淡道:“敌之英雄,我之寇仇。”
“是也。”夏归玄哈哈一笑:“其实你刚才有句话说得很有道理,你们的人心变得黑暗嗜血冲动暴戾,这种内部之变才可能导致泽尔特族灭,你想搞明白这件事吗?”
图林豁然抬头。
乞尽天下 锁流云
夏归玄笑道:“这种变故很可能是外面那些兽类种族带来的,现在它们是最腐化者,这颗矿星如今无不可杀者,你在悲悯什么?”
“它们……”图林有些艰难地道:“能挽救。”
“挽救?挽救和你根本不同族类的东西?要不是看你的建筑压根都没打算让它们入内,我还差点信了你的大爱无疆。”夏归玄失笑道:“你的内心深处,应该是恨不得这些野蛮的野兽死绝了才好吧,限于如今合并为一家的模样,不好宣之于口?”
图林咬牙不语。
夏归玄继续说着,仿佛恶魔的低语:“你看,好端端的高等文明,和一群污浊的野兽混在一起,这就算了,如今还要被它们带歪,让全体文明都开始腐蚀……你还要挽救它们,岂不是等于灭亡你的真正同胞?”
图林深深吸了口气,咬牙道:“这才是阁下和我密谈的真正意义吧。究竟想要我干什么?难不成还是来拯救我这一族?”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为什么不呢?”夏归玄笑得很灿烂:“你虔诚信念,却无心改变现状,只是自请流放,躲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这就是你的虔诚?难道不是应该努力扭转,为之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图林叹道:“原来阁下不是要我做奸细,是要我做内乱之源。”
“自己想做的事,才是真的。”夏归玄笑道:“我苍龙星两族打了几百年,我就不信,同样是两个族群组合成的泽尔特文明,居然真能携手同心。”
图林慢慢道:“我们的女皇,是二者文明合一的造物……大家的信仰是相同的,行为不同很正常。你们苍龙星没有一个让双方服众的领袖,当然内战。”
凌墨雪“噗”地一笑,看着夏归玄有些尴尬的脸色。
忽悠别人,结果给自己上了个眼药。
夏归玄干咳两声:“但现在情况不同了,你们已经开始黑化腐蚀,越来越向着那些兽类的方向变异,只有无止境的扩张欲望和血肉需求,长此以往,你们这一支自然消亡,都不需要我们苍龙星打。”
图林淡淡道:“阁下让我回去,我什么都不做,阁下是不是很吃亏?”
“哈……重要吗?”夏归玄哈哈一笑,图林忽然发现所处场景变了。
本来在他的办公室里,夏归玄还搂着他的小剑侍呢,如今却已经到了茫茫太空,暗红的矿星在脚下不远。
夏归玄手掌一翻,看不见的波纹闪过,图林知道这颗矿星已经产生了相位迁移,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正如夏归玄之前所言的,封闭在里面,被红月日复一日地吸收生命,直至枯竭。
夏归玄收了手,淡淡道:“你眼睁睁看着我这么做,已经没有了之前豁然站起的色变,很平静。是不是代表着你内心在叫好,你并没有原先自欺的那么团结兽族?”
图林不答。
夏归玄又道:“我很期待,你回去之后,是会告知女皇来救它们呢,还是当作无事发生,只是汇报此星被苍龙星神灵所毁,你逃亡而回?”
图林紧紧捏着拳头,还是没说话。
夏归玄携着凌墨雪扬长而去:“我也很期待,当你再见到兽族一支的时候,是还能平常心呢,还是会有些别的念头,在心中蠢动……”
两人凌虚而去,剩下图林静静地悬浮在空中,看着下方的矿星,久久无言。
…………
“主人,我看你才像个诱人堕落的魔鬼。”不知离了多远,凌墨雪终于开口:“你明明是来对付一个暗魔的,他们的黑暗腐蚀是那个暗魔所为,根本不是兽族影响,对不对?你却在骗他,诱发他回去揭开内乱分裂的引子,使一位英雄成为罪人——是不是还暗中下了什么心灵引导之术?”
“下了又如何?”夏归玄板着脸道:“还是那句,凭什么我的后裔要内战,他们两个文明可以不要?”
“人家有女皇捏合啊,我们父神哼哼。”
“喂,这里还是宇宙虚空,不是骗惩罚的地方。”
“好啦好啦,我们父神终于在做事了不是么?”凌墨雪笑道:“我之前以为那个暗魔和泽尔特是一体的,是泽尔特之神呢,原来不是。”
“那个暗魔的诞生最多不会超过五百年,而泽尔特两族至少都是万年以上的文明,当然不是一回事。”夏归玄有些出神地看着远处星辰,低声道:“最好玩的是又来了个第四方,红月背后的人……”
凌墨雪道:“这么大的星域,还有异位面,多方竞逐倒也正常的,算上千棱幻界,其实是五方了。诶,这个红月会不会也是千棱幻界搞的?我看也有点像。”
“不太一样,千棱幻界那种是夺舍取代,这个红月是吸收炼化,我之所以特别感兴趣,是觉得这玩意本来是魔道类型的东西,但它却偏偏给我一种无善无恶的浩大感……”夏归玄很是赞叹:“这很有可能是某位同道的无上之证,这里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可比那个暗魔格调高了几万倍。”
暗魔是太清,可是夏归玄从头到尾都一脸的歧视,凌墨雪觉得很好玩。
她倒也知道夏归玄为什么要诱惑图林回去搞事。
因为夏归玄想搞死那个暗魔,虽说这玩意复苏的话肯定会对苍龙星不利,是肯定必须先行解决的,但这某种意义上是不是也算帮了泽尔特一把?才没那么好的事呢,我搞暗魔可以,你们泽尔特也给我自己乱起来。
而之后的战争,那是公孙玖的事了。
到时候主人的层面要对上的,说不定是人家女皇?
正这么想着,前方有巡逻舰飞速驶来,摩耶的声音波段正在传输:“尊敬的先生,我回来接您啦,您一定需要我这么个熟练的向导……”
凌墨雪心中想着人家女皇,正有点不知哪来的酸意,见状忍不住吐槽:“太清神灵就是了不起,哪怕放人走了,还是有人巴巴地自己送过来当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