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tz5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三百二十二章伴娘分享-jassj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当年,在得知真相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南意棠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南方宁,虽然当初他对自己是真的很好,可是自己一直尊敬的父亲竟然是害死了她亲生父母,**了她亲生母亲的人,她又如何能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把他当做是自己的亲人呢。
每一次回南家的时候,看到他们三个人的全家福,南意棠都觉得无法接受,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一家人,甚至出现在同一张照片上,都显得格外的讽刺。
那张全家福,南意棠最后还是没忍住,藏了起来。
从那个时候开始,南意棠就是一个人,她自己撑起了偌大的南家,走到现在。
从此以后,南意棠不是孤军奋战的一个人,她有全家福了,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了。
因为对于这个全家福的重视,尚清秋和南意棠两个人都好好的打扮了一番,光是挑衣服都挑了好久。
三个男人则很有默契的都穿上了出席重要宴会的时候才会穿的西装,看起来笔挺的。
“还行吧,媳妇儿。”秦远山换上了衣服之后,还不忘在自家媳妇儿面前晃了晃,以示存在。
“哇。”尚清秋一转头,一脸愕然,完全是被惊艳到的样子。
秦远山高昂着头,一脸愉悦和自豪,虽然是年纪大了,但是他的风姿定然是不减当年的,他那两儿子也未必能够比得过他。
然而,没等到尚清秋更多的夸奖,就看到他媳妇儿直接掠过他,朝他的身后跑去了。
“哇,棠棠,你穿这个旗袍太好看了,这个曲线简直完美,太称你了。”
“妈,你这件白色梅花的也很好看。”
“是吗?”尚清秋和南意棠两个人都互相欣赏,并夸赞着对方,完全忽略了家里三个大男人。
秦北穆和失落的老爹面面相觑,怎么觉得多了个媳妇儿,他们两个都跟多了个情敌似的。
“爸,你也挺帅的。”秦北穆看着秦远山竖起了大拇指。
秦远山扬起唇角,掸了掸自己的西装,微微颔首道:“你也不赖,毕竟是我儿子,自然不输于人。”
“那我呢?”秦北烟怎么感觉饿自己像是多出来的那一个,他们四个人怎么排列组合都是一对一对的,就他不是。
“你也一样,是我儿子,有什么?还特地凑上来要人夸你不成?”
秦远山瞥了一眼自己至今单身的儿子,不怎么想搭理。
秦北烟委屈,他在这个家是彻底没地位了,生活在秦家底端的男人。
南意棠很久没有拍过全家福了,以至于他们一家人在摄像机面前的时候,她都有些陌生。
局促中,她感觉到有人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南意棠抬头,目光所至,是秦北穆温柔的笑容,她忽然就觉得没那么紧张了。
“来,看镜头,夫人这边可以离的更近一些。”
南意棠和秦北穆一直挽着手,记录下这属于他们一家人的瞬间。
南意棠的心情很好,和秦北穆的婚期越发近了,她的脑子里也完全装不下别的事情。
不过,安知意和秦越的状况似乎并不怎么好,这还是让南意棠觉得有些忧心的。
王爷求轻宠:爱妃请上榻
”你怎么好像消瘦了很多,这些天,是不是都没有好好休息?“
”没事。“安知意摇了摇头。
“你跟秦越还没有和好?”
安知意没回答,沉默着低头,相当于默认了。
南意棠虽然很想帮忙,可是之前秦北穆和她说的话叶很有道理,他们两个人感情上的事情,有的时候还是不要插手为好,否则的话,很有可能好心办坏事,更何况,有些障碍,本就是要他们两个人要面对的。
”棠棠,你别担心我,你结婚那么高兴的事情,千万不要因为我而担心什么。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无所谓。“
安知意勉强的勾起唇角笑了笑,想要装成无所谓的样子。
“知意,我们是好朋友,你在我的面前,如果还需要伪装的话,那么,你还能跟什么人说真心话呢?”
南意棠心疼的看着安知意,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知意,我想要看到你笑,是因为我想要你开心,我不需要你在我的面前强颜欢笑。”
“对不起啊,棠棠。”安知意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委屈的抱着南意棠:“棠棠,我是真的为你感到开心的,可是,我现在高兴不起来。”
“别怕,都会好起来的。”
“我不知道,也许都不会好了。”安知意颓然的摇了摇头,“棠棠,我很难过,非常难过。可是秦越他大概永远都不会懂我的心了。”
“知意,如果难过,就好好的哭一场吧,总会好的。”
“婚礼的时候,伴郎,还是秦越吗?“
原本他们商量好的,伴娘是南意棠,伴郎就是秦越,正好他们也是情侣。
然而现在两个人闹分手,安知意只要提到这个名字都眼泪汪汪的了,若是还是跟之前安排的一样的花,只怕婚礼上两个人的心里都会不快活。
“我跟秦北穆正商量着,要不要把伴郎换成秦北穆的哥哥,你跟他也认识,这样的花,你们也不会尴尬。“
“好。”安知意点了点头,南意棠的婚礼这么重要的场合,她叶实在是不希望以后回想起来,记忆是不美好的。
“那我回去跟大哥说。”
南意棠挽着安知意的手臂,“你一定要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你如果心里真的在乎秦越的话,想去找他就直接去找,心里不要想那么多的事情,有些误会,务必要面对面的才能解开。”
“我知道,可是,他现在根本都不愿意跟我见面,每天早出晚归的,经常跟他以前的那些酒肉朋友厮混,弄的一身烟酒味,有的时候,还有女人的香水味和唇印。”
安知意说着就红了眼睛,“以前吵架归吵架,他从来不会做这些的,棠棠,是我变了吗?还是他变了呢?又或者是因为别人和我之间的感情总会淡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