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第425章 攪皺一池春水閲讀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客厅已经被激情中的刘尚清和朱启钤占用了,张汉卿瞅见于夫人在张罗着准备午餐,便把嘴一努,示意朱淞筠出去。毕竟,年轻人有年轻人的语言,不方便当着长辈的面说。
雪花残泪
此时朱宅已经被高度警戒,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张汉卿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很注重少帅的形象的,所以两人一边说笑,一边走向三小姐的卧室。民国以降,洋风渐开,在一些大户人家,男女之防倒没那么厉害了。
朱淞筠的闺房在三楼,从这里远眺可以看到隐隐的海浪,两侧以北是联峰山,可谓是依山伴水的好地方。俯身可将院内景观一览无遗。
这是一幢中式风格的别墅,朱启衿起名为“蠡大小筑”,取春秋时越国灭吴国后范蠡隐于商贾之意,为此,他倾注了相当多的心血。稔熟营造工程的主人把建筑设计成曲尺型,曲尺直角在东北,构造实用而大气,东南有洋式小亭,垒石为柱,彩石为瓦。暑热在这里被高大的山岭挡住,迎面吹来习习的海风,十分惬意。
张汉卿禁不住“啧啧”赞叹:“想不到朱世伯找了这个隐居的好地方,若不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真想在这里面朝大海,看春暖花开。也就在这里,我才发觉能够被金屋藏娇是一件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啊。”
朱淞筠白了他一眼,自顾自地撩起被风吹乱的秀发:“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你还欠我一所房子—-时隔几年,你不会赖账吧?”
张汉卿笑笑说:“哪能呢,这几年我不是没有空闲么。这样吧,待会我就请世伯给我看一块地方,明天就把它建起一所别墅,送给姐姐做洞房。哦不,新房。”他悠悠地说:“在这个神仙福地里,有一位美人儿举目眺望,那该是一幅多么令人神往的意境啊。”
朱三小姐笑意盈盈:“你送房子给我算什么?当初我只是随便说说,可当不得真。”
张汉卿严肃了:“我可是当真的,姐姐,这些年来我总觉得欠你一个承诺。”认真地说,朱淞筠是他穿越后第一个交往的女孩,虽然这个后世老男人的心机已经远远超出泡妞的普通境界,但是对于初恋,严格地说是那份懵懂的男女爱慕感觉,是一直存在于心的。
朱三小姐扬起头,看着他,媚眼流动,轻轻说:“你确定要还我一个承诺?我不要房子成不成?”
张汉卿义无反顾地:“只要我能做到的,就一定帮你完成。”能够在昔日的女神面前摆阔,那可真的是人生一大得意之事。不用说为圆了当日的承诺,就是为了拉近与朱启钤的关系,这个人情都要送的。
雨落星光梦 苏柒柒strawberry
朱三小姐难得的显得难为情起来,踌躇了半晌,最后还是鼓足勇气说:“我向你推荐一个人。”
张汉卿擅长察颜观色,大概已经猜出是谁了,故意说:“难不成姐姐要自荐枕席?这个玩笑开大了。”朱三小姐伸手作势要掌他的嘴,张汉卿手快,一把便抓住了。她挣扎了一下,竟然放弃了。
私 寵 甜心 寶貝
“他是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现在在南方军政|府里工作,我想把他调回来,你看能否帮忙在北京政|府里安排一个职务?先说明一下,我不想让父亲知道是我央请你的。”朱淞筠紧张地看着他,目不转睛。不过提到这个人,她还是有种自豪感。
张汉卿握着她的手,她的手温暖而润滑。咳,如果,在他的想法里,如果她抽回手去和他说这句话,他虽然会很失落却不失对她的尊重。可是,她的手现在在他的手心,他却有些意兴阑珊。这是美人计么?还是一种交易?
“是谁啊?值得姐姐这么大力推荐?”有些话,一定要她亲口说出来,虽然以她二十二岁的年龄,在这个年代有了心仪的另一半也很正常。不过,当初和她在一起的那种开放的心境,是于凤至、黄婉清她们比不了的—-她们太过传统,因而少了些现代气息。而朱淞筠接受西洋教育,在作风行为上难免给人一种新奇感。这种感觉,让张汉卿迟迟不能忘掉,也许,这就是男人关于初恋的认识吧。
“对不起,汉卿。”朱淞筠仿佛也觉得难以启齿。她沉默了一下说:“他是我在舞会上认识的,人很博学,又很成熟,当时是我被父亲禁足后刚离家。而你,因为和红牡丹的事情在我父亲的印象里一落千丈。然后姐姐、姐夫他们也都撮合,后来家里就定下了。他在南方,因为南军失败,就转来北大做教授。可是做教授能有什么出息?我还是希望他能够在政|府里做事比较好。”
“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我是问你,他叫什么名字!”张汉卿不想再听她的罗曼蒂克史,他故意笑着打断她。
“陈清文,福建思明人。”
“我知道了,你想安排在什么部门?”他问,无意识地松开她的手。
“外交部、财政部或者交通部,随便哪个都行。你出面的,他们一定会卖这个面子。”朱淞筠急切地看着他,根本没有觉察到张汉卿的内心活动。
“要什么职务?”
“他现在是广州大元帅府英文秘书,回来怎么着也得做个科长处长之类的。”
“行,我试试看。”
他答应试试,其实就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在中|央政|府里,以奉系目前的影响力,只要他开口,谁敢不答应试试?
朱淞筠轻呼一声,高兴地跳起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她抱住张汉卿的胳膊,整个胸都贴在他身前,露出甜蜜的笑容:“你可真帮了我大忙了,我怎么谢你才好呢?”
要是以前,以张汉卿的手段,他一定会顺势贴上去。放着好好的揩油机会不抹,枉为男人呢!可是今天,他突然之间一点兴奋的感觉都没有。他不着痕迹地把她的手往外拨:“要是别人,说不定我会让她以身相许的。可是换作姐姐你,呵呵呵。”
朱淞筠不乐意了:“换作我怎么了?”
张汉卿只能说:“我一定倾尽全力,不计报酬,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朱淞筠被他的玩笑逗乐了:“多大的事,你出马还不是水到渠成。”她没有看到,年轻的少帅的脸上露出的坦然,和他对于往日情怀的告别。
如果是朱淞筠自己的事,如果他知道了,他一定会出手。可是,她为了自己的男人,伸手向他要官,宁愿忍受暧昧,在人格上就已经矮了一等。初恋的感觉已经破灭,取而代之的是玩世不恭的男女态度。原来,人,就是一张纸蒙住了脸,千万别把那张纸揭开,你要揭开了,那幕后就不一定是怎么回事了!
张汉卿决定从此再也不追女人。
不过,在他的心思甫动的刹那,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哥哥姐姐,你们手拉手干什么?过家家吗?”
两人一齐转头看时,却是人小鬼大的五小姐湄筠,后面跟着一脸尴尬的朱光沐。
原来,经过深思的于夫人还是担心两个年轻人在房间里做出什么事来,毕竟曾经有过那么一节。尽管她对张汉卿的好感随着张汉卿的功成名就而更进一步,但是既然结果已经改变,她有责任终结这个过去。
需要有人在旁边做做“电灯泡”,以防万一。
碍着旁人,两个年轻人无论如何大胆,都不会有任何逾规的举动。四小姐津筠害羞,所以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五小姐湄筠了。她今年虚岁十四了,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正是骗不了、甩不掉的好年纪。
朱光沐是拦不住她的:劝,劝不住;拉,在这个年代她已经算作半成人,不像张汉卿这么洒脱,他要顾忌影响,他只能苦笑着向张汉卿摊开手。
不过张汉卿并不准备怪他,谁让他碰到了自己的未来老婆呢?这个朱五,正史上可就是朱光沐的夫人哦。难为她现在小小年纪,就能够把身为北大才俊征服,将来结婚后可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不必为此而受到鄙视。男人惧内,也是一件美德,正如视女人如茶杯的辜鸿铭所说:“老婆不怕,还有王法吗?”别说他,就是张汉卿自己,在面对于凤至时也有些不自然,特别是他对别的女人有心思的时候。
好在两人也没有什么亲密的动作,张汉卿也就很光棍地回答说:“小孩子家家,你哪只眼睛看到你姐姐的手拉我了?大人谈天,小孩子一边玩去。”他知道这个时候,承认固然不对,否认也不会有好结果,更不能不让她乱说,因为她会对别人说:“哥哥姐姐拉手,却不让我说。”对这种半大孩子来说,最好的办法是“顾左右而言它”。小女孩最喜欢装大人,而成了精的女人却又拼命装小女孩,这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果然朱湄筠很努力地驳斥说:“什么小孩子,我已经是大人了好不好?”她身材细长,挺起尚在发育中但并不显著的胸,很有底气地地示了示威:“我知道你们是怕我偷听,要不是母亲要我来看着,我才懒得来找你们呢!”
果然还是没长大的孩子,口无遮拦,让人怎么好意思呢?张汉卿便尴尬地笑,朱三小姐也跟着红了脸。朱光沐忍不住吃吃地笑,他和张汉卿在私下里的关系是极好的,少帅在这些事情上倒没有什么架子。看一向威武的少帅难得地吃了瘪,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张汉卿恶狠狠地看着朱光沐,心里想着:“你不要笑,将来属于你的日子还长着咧。”朱光沐看了他不怀好意的笑,又看了看得意的朱湄筠,忍不住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