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鎮國天師》-第508章 聲東擊西閲讀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这声音刚传到耳边,我就笑了。
感情这丫的没事,只是吓得有点够呛,白天的嚣张和桀骜不驯,看来都是假装的。
我把头转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果然一眼就看见了正撅着屁股,躲在沙发后面的张浩,这小子好像条狗似的,把脑袋埋在沙发垫子下面,动作有点羞耻……
我快步走上去,索性直接坐上沙发,反手在他屁股上拍了拍,说你丫用什么姿势迎接我?赶紧起来坐好了,我可不是基佬!
“是……是你?”张浩战战兢兢地把脑袋伸出来,扭头一看我,整个脸都白得好像浆糊似的,有几分错愕道,“你怎么回来我家?”
我黑着脸道,“还不是被你闹得,你特么要是不跑,我能费劲巴巴地追这么远?路上没事吧?”
说到底,我还是对张浩存在一定同情心的,虽然这小子性格不怎么讨喜,说话怪冲的,可这也罪不至死,看他被吓成这幅吊样,内心多少有点不忍,就关心了他两句。
“可是……你应该不知道我家在哪儿啊!”张浩是一脸懵逼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搞笑。
我摇了摇头说,“我当然不知道,可是夏梦知道啊,难为人家这么关心你,大半夜的,还主动替我带路,过来救你的命。”
“什么,是夏梦带你来的?”
出乎我的意料,我这话音刚落,这小子反倒更加惊恐了,把身体蜷缩成一个小鸡仔,蹲在地板上瑟瑟发抖,崩溃地喊道,“这不可能,不可能……你别骗我了!”
我很不解,拍拍他的肩,说你丫到底怎么了?
张浩哆哆嗦嗦讲道,“夏梦不是死了吗?”
啊?
我被他搞蒙了,说你丫是不是吓糊涂了,夏梦不是好好坐在我车上面吗,还好心替我指路过来救你,她怎么可能死了?我俩在一辆车上待了这么久,她要是鬼,我能没感应?
说完,我便勒令他坐起来,好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浩还是那副吓得快尿出来的表情,捂着脑门说,“真的啊,你别不信,就在你跑出事务所之后,夏梦就提出自己尿急,想要上厕所,还让我陪她一起去卫生间,我当时哪里敢去?可禁不住她哀求,所以就陪她去了卫生间。”
我说然后呢?
张浩仿佛吓掉了魂似的,战战兢兢地说,“然后,她进了卫生间很久都不出来,我急了,站在门外面喊了她一阵,发现没有声音,于是只好推开卫生间大门去找了,结果我就发现……发现夏梦的脖子已经掉了,只有个无头尸,还坐在马桶上……”
“什么?”
我立刻不淡定了,猛地站起来说,“这么说,你是因为发现夏梦死了,心里太害怕,所以才推开事务所大门跑了出来?”
“是……是的……”张浩一脸惨白,哆嗦着嘴,使劲点头。
我说不对啊,如果我走了之后,事务所又发生了这么多事,为什么其他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你的说法和其他几个人的说法并不一致,人家都说是你自己打开门跑掉的,夏梦一直坐在沙发上没动过。
“不可能,我真的看见了!”
张浩憋得满脸通红,大声解释道,“我跑出去之前,曾经叫其他人跟我一块跑,可是这些人全都坐在椅子上,跟木头似的,无论我怎么喊,怎么推他们,这些人压根连动也不动,我特么当时都吓得尿裤子了,还以为他们全死了,所以才抛下所有人跑掉!”
“是这样吗……”听完,我顿时默默喃呢了起来。
张浩的说法,和留在事务所里的其他人都不一样,到底是他为了掩饰自己的胆小,所以胡编乱造,编出来的借口,还是确有其事?
我想不明白,又问道,“那你跑出事务所之后,有没有遇上鬼?”
“没有!”张浩这时候已经恢复了一点冷静,闻言便使劲摇头,说虽然这一路上,我都挺怕笔仙来找我的,可是直到我把车开回家,一路都很安全,没有遇上鬼,刚才你踹门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鬼终于找来了呢……
凤舞奇缘
我打断他的絮叨,暗自沉吟了起来,“这么说,笔仙今晚的目标,其实并不是你?”
“应该不是吧……不然我哪能活到现在,这都快凌晨五点了,天也马上要亮起来了……”张浩定了定神,脸色惨绿地答应道。
不好!
听了这话,我整个脑门子却“嗡”了一声。
如果笔仙的直接目标并不是张浩,那就说明它会在天亮之前,找其他人下手,而我现在已经被引导张浩这边来了,其他人恐怕……
“妈的!”想到这儿,我急忙站起来,一脸恼火地往外冲。
张浩神经质一般地爬起来,跟着我跑,大声问道,“你去哪儿啊!”
“去找其他人,快,你快点把我打电话,联系这些人不要到处乱跑,全都来你家!”我心情烦躁得一匹,没想到第一次独立处理业务,就遇上这么麻烦的事,只好要求张浩一个接一个替我联系幸存者了。
末日 重生
“好,我马上联系!”张浩哆哆嗦嗦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问道,“对了,你不说夏梦被你留在车上吗,她人呢?”
“应该还在车里!”我随口应了一声,可话没说完,心里却咯噔一下。
笔仙的目标,该不会是夏梦吧?
我想到什么,脸色猛地一变,急忙撒腿朝别墅外面停车的地方跑,张浩一边追,一边问我跑什么?我沉着脸不说话,果然,刚冲出街道,我就发现自己开来的那辆车,副驾驶一侧大门已经开打了,本该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夏梦,已经消失不见了。
“完蛋了……”
我看着空空的副驾驶座,心里就像挨了一记闷锤,感受到了源自骨子里的战栗。
“夏梦到底在哪儿,你为什么不说话?”随后追来的张浩轻轻拍了我一把,大声质问道。
我脑门子嗡嗡响,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惨着脸说,“也许,就在我冲进别墅找你的时候,夏梦已经被笔仙带走了……”
“你说什么?”张浩立刻蹦起来,有些夸张地抖动嘴唇,“我说林大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之前亲眼看见夏梦脖子掉了,你却坚持说夏梦没死,还跟你坐在同一辆车里追我,可现在你又说夏梦被笔仙带走了,这特么究竟什么情况?”
我沉着脸,不说话。
毫无疑问,张浩在卫生间里看到的夏梦断头那一幕,应该只是笔仙制造的幻觉,就在十几分钟前,夏梦还活着,可就在我把夏梦留在车上,孤身闯进别墅寻找张浩的时候,或许夏梦已经遭了笔仙毒手……
好个声东击西啊!
国家记忆:一本《共产党宣言》的中国传奇 铁流徐锦庚
我感到不可思议,难道鬼魂也具备这么高的智商,可以随便把人耍得团团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