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劍宗旁門-第五百五十八章 青帝讀書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周围一片云白雾绕的,让苏礼觉得又好像回到了天裂山以北,大河起源之地时仿佛要将自己存在都要忘记的情况。
但是好在这些白雾只是阻碍了他向外张望的目光,令他看不见这座大山之外究竟是什么,但是脚下的山路以及这大山本身却是无比真实存在的。
那个头顶三片绿色针叶英气又漂亮的女人已经往上走了一段路了,但是苏礼却没有着急,只是认真地打量着这处风景,甚至还试图以连山印来感悟这脚下的山峰究竟是什么情况。
只是让他有些失望的是这些探查都失败了,自己仿佛存在于一个完全独立的空间内,周围的一切虽然真实,但却都是被彻底封闭起来的。
他刚刚查探完,却没想到那走在前面的女人又快步走了下来,然后一脸没好气与无奈地问:“你怎么还在这里?跟我来啊。”
苏礼见状乐了,他问:“看起来好像我不去的话,你走得再快也没用?”
英气的女人惊呆了,就没想到眼前这少年思路竟然是如此的‘清奇’,而且他的着眼点也太奇怪了吧?
她反倒是不着急了,一脸好奇地在苏礼身边站定了细细打量……
苏礼这才发现,这个穿着半身白袍的女人不但十分高大,比他还高出了一个头,更重要的是他看着还十分眼熟……
“说起来,正常下界修士能有此机会与上界大能沟通,必然是欣喜而谦卑……像你这么反应平淡不急不躁的倒还真是头一次。”女人站在上一级台阶上稍稍有些弯腰地俯视着苏礼说道。
原本就比苏礼高出了一个头,此时再站在上一级台阶,站直了苏礼更是只到她胸口处了。
他无语地抬起头来问道:“敢问这位仙子如何称呼?”
他能不淡定吗?日常和海棠腻歪在一起,他觉得自己对这上界的大人物们压根就没多少神秘感。
而这英气女人则是微微皱眉,然后说道:“本将并非什么仙子,乃是东方天庭春君座下芴芒神将!”
神魔异侠传 惊艳一枪
苏礼‘吧唧’一下巴掌拍在了自己脸上,然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做出恭敬状道:“原来是芴芒祖师,剑崖教苏礼这厢有礼了。”
难怪他觉得眼熟呢,原来是一直挂在自家祖师墙上的那位……如今见到真人,果然是以为英气逼人的女剑客模样。
但是英姿勃发的芴芒神将被苏礼这一拜却是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神人最重因果,此时芴芒神将就是觉得自己好像担不起这种因果的样子……
她连忙跳往一边躲开苏礼的一拜,然后连忙说道:“当不起足下这声‘祖师’的称呼,我们还是上山去吧,有话路上说,不然让帝君久等可就不好了。”
苏礼闻言心中一动道:“那位帝君,可是中天黄帝?”
他的芴芒‘真祖师’注视了他一眼说道:“虽然是借了中天帝君的地方,但是我们都是东方帝君座下……记住了,这是不能搞混的事情。”
苏礼连忙唯唯诺诺一副表示受教的样子。
芴芒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怎么觉得这看起来无欲无求万事不挂怀的年轻后辈忽然间就变得‘怂怂的’呢?
她很是好奇地又仔细看了看苏礼,却没有任何发现……她也就没有再放在心上了,转而专心攀登这座神峰。
现在的苏礼不要太乖巧,低调得不行。
但是与表面的低调相反的,却是他内心的焦躁和不安……怎么办,这么自己送上门去,该不会直接被灰灰了吧?
就在这样纠结的心态之中,他一步步登上了这座神峰,沿途似乎有光怪陆离各种景象,但是他却没有丝毫流连……心里装着事呢,完全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些是什么。
却没想到走在前面的芴芒神将忽然转过头来颇为赞许地说道:“没想到你道心如此坚定,面对这沿途的红尘异象没有丝毫动摇……倒是可堪造就。”
这位女神将看起来是慢慢适应了自己祖师的位置,拿出了一副提携后辈的样子来。
苏礼却是有些发懵地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说道:“祖师,我们还有多远?”
芴芒神将一副大前辈的慈爱模样说道:“若是你沉溺于这万丈红尘,这路便是永无尽头。若你灵台清明无有旖旎之念,缘到了便是一步可登天。”
苏礼琢磨了一下这话……然后尝试着运转《东明心经》。
他的念头立刻一片清明,随后往前走了一步……
果然,只是这一步便是豁然开朗。
原来这《东明心经》便是‘缘’。
他这一步迈出,眼前的云雾仿佛一下扩散开来,露出了一处山顶的空地来。
这山顶却是有一株大桑树华盖遮天,属下有一古拙亭台安置,而亭内却有一人在那等候已久。
苏礼心中猜测那便是东方天帝?
那亭中人明明在那里,却是看不真切,苏礼甚至无法分辨这人的高矮胖瘦,更不用说细看面容。
而就在此时,那人却是突兀地发出一个舒缓但却冰冷的年轻男声:“不必胡思乱想,孤便是你心中所想那人。”
苏礼瞬间愕然。
心甘情願
“不必惊讶,这并非读心,只是你的一些思维太过强烈明显罢了。”
那人便是青帝了!
他一副很不想听见苏礼心声但却还是听到了的为难样子,着实是让苏礼有些心头发颤。
于是苏礼立刻以小封印术封闭了自己全身,使得自己一丝气息也不泄露。
而那青帝却又是清冷却毫无任何波动地说道:“能这么快就做到收束心神,很不错。只是你怕孤?”
怕?当然怕!
他现在怕得要死,就怕这位帝君知道了海棠整天腻在他身上的事情把他给一巴掌拍死……
此时他的内心活动极度活跃,但是偏偏小封印术将他的这些思维波动给全部封住了……所以他根本不是收束心神做得好,而是天赋神通足够玄妙。
而且看起来这小封印术竟然连这位天地之间最为古老强大的帝君都给瞒过去了,这就有意思了。
苏礼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天赋可能不凡,只是不知道这究竟有何不凡之处……只是听说在真仙巅峰彻底褪凡离开母界时,一切关于这个世界的前尘往事都会在眼前回放。或许那个时候他就能够有答案了吧。
那青帝没有在意苏礼的开小差,因为小封印术的阻隔,就只是将他的发呆状当做是刻意收束心神。
“明珠界如今可好?”青帝似乎脾气很好,又或者在他这个境界根本无所谓苏礼这样的‘小人物’是个什么作态。
但是苏礼却是真的感受到了海棠所说的那种无处不在的威严……哪怕是他的心灵有小封印术守护,他也感觉到了周围空气的凝滞,以及那仿佛来自九天之上的凝视。
别说是他了,他的身边,那位‘祖师爷’芴芒神将已经脑袋低垂单膝跪拜在旁,却是一动也不敢动。
帝君威严自成,一举一动皆如天威。
苏礼也是不得不收起了一切胡思乱想,然后下意识地以十分恭敬的语气答道:“回禀帝君,苏礼也不知如何算是好,又如何算是不好。”
那青帝闻言失笑道:“却是孤失言了……便以大破灭为分界吧,且说说如今的‘明珠界’比之大破灭之前如何?”
苏礼于是答道:“大破灭之前如何苏礼未曾亲见,但从各方线索可知,大破灭之后世界破碎,天地元气紊乱不均,修行界比之先前已经大大不如。”
“却该是如此。”青帝闻言微微颔首,随后又问:“可知冥渊?”
苏礼连忙回答:“已知,并且有所交集。”
青帝又是颔首:“好气运,好手段,好心志。”
连续三个‘好’字,却是让旁边的芴芒神将都是一阵惊讶地侧目。
却不想青帝见了又说道:“不要惊讶,若是这孩子能够飞升上界,孤便可直接许他一个神将之位与你并列……他当得起。”
如此和蔼可亲的青帝着实让苏礼热泪盈眶……他老人家似乎还不知道椿的事情?
谁知还不等他谦虚两句呢,这青帝就已经问道:“孩子,再问你一个问题,椿可还好?”
苏礼差点身体就抖了起来……还好他自制力惊人,又有小封印术在所以没让面前的帝君看出端倪。
毫无疑问这青帝是知道椿应该就是剑崖教成立的关键,所以才会有这一问……关键是,他知道多少?
苏礼心中琢磨了一下,却是在电光石火间决定‘实话实说’。
他说:“大椿上神如今正在我剑崖之侧重聚神力。”
青帝闻言竟然语气第一次出现了波动,竟然是以多了一丝黯然的声音道:“果然是遭劫了,不过卦象上说此劫有惊无险当遇贵人……”
声音戛然而止,青帝的声音又恢复清冷地说道:“孤知道了。”
苏礼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很快回过了神来……这位青帝大约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那就好,他可以稍稍安心了。
然后他又觉得自己真是莫名其妙了,明明他和椿什么都没有啊,他凭什么要这么紧张……